時-沨

想表达自己对太太的爱意。
……只能买买买了!

写手弃坑的原因

有太太的粮我还为什么要割腿肉呢

LR:

笑死了xDDDD
雖然不是寫手但有種感同身受的FU


一只兔子:



micaryn:

  



   


10,12,14

   

   

   

   

皮喵:

   

   

   



    

    

    


基本上,作者不更新甚至弃坑包括以下原因:

    

    

    

    

    

    

    


1、圈子太冷所以爬墙。

    

    

    

    

    

    

    


2、圈子不冷就是要爬墙。

    

    

    

    

    

    

    


3、没有爬墙但三次元太忙。

    

    

    

    

    

    

    


4、没有爬墙三次元也不忙但是渣游戏。

    

    

    

    

    

    

    


5、被官方喂屎感觉爱不下去。

    

    

    

    

    

    

    


6、被官方喂屎强行毁三观从此沉迷造雷喂毒奶(这种通常会伴随着画风突变)。

    

    

    

    

    

    

    


7、官方没有喂屎但吃到了自家太太的毒奶从此三观被毁怀疑人生。

    

    

    

    

    

    

    


8、官方没有喂屎三观良好但是因为完结圈子变冷想爱却没有能力爱下去。

    

    

    

    

    

    

    


9、官方偶尔发糖三观良好但是写手码文龟速常年码不完索性弃坑。

    

    

    

    

    

    

    


10、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是因为夹杂了其他cp而写手本身不会写副cp严重卡文索性弃坑。

    

    

    

    

    

    

    


11、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是因为常常脑洞大开主线剧情一天三变严重卡文索性弃坑。

    

    

    

    

    

    

    


12、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热衷于开脑洞挖坑以致于旧坑被遗忘所以弃坑。

    

    

    

    

    

    

    


13、写手更新速度太慢偶尔一更发现没有人看从此怀疑人生愤世嫉俗觉得你们不哄本宝宝本宝宝就不更新。

    

    

    

    

    

    

    


14、写手三观正直乐观坚强偶尔一更发现没有人看觉得太好了反正没人看就算坑了也没关系。

    

    

    

    

    

    

    


15、写手记性太差没有人催更就把旧坑忘记的。

    

    

    

    

    

    

    


16、写手记性良好有人催更但是因为常年沉迷R18不可自拔不想写。

    

    

    

    

    

    

    


17、写手记性品行都良好对R18嗤之以鼻不更新是为了闭门造车搞事情。

    

    

    

    

    

    

    


18、写手记性良好但过于热衷py交易精力都用于交易无力再撒土填坑。

    

    

    

    

    

    

    


19、写手勤奋撒土但因为造雷或者文章有争议点被挂被吐槽而写手本人从此被开除粉籍无力再撒土。

    

    

    

    

    

    

    


20、写手是大神被其他写手排挤恶意刷差评。

    

    

    

    

    

    

    


21、写手是小透明被太太们喂得太饱懒得动笔。

    

    

    

    

    

    

    


22、写手是个太太常年被催更没有人投喂饿得慌无力再割大腿肉。

    

    

    

    

    

    

    


23、写手常年被催更就是不想写。

    

    

    

    

    

    

    



    

    

    

    

    

    

    


其实,综合起来就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写

    

    

    

    

    

    

    



    

    

    

    

    

    

    


#今天,你家太太更新了吗?

    

    

    

    

    

    

    


#所以,我可以弃坑了吗?

    

    

    

    

    

    

    


#骚年,你经历过绝望吗?

    

    

    

    

    

    

    



    

    

    

    

    

    

    



    

    

    

   
   

  
 

【自家au PT】just one(1)

喝了假酒

原本的标题:两个决心聚在一起,明明可以生成一份更大的决心,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啊!(1)

时间线?不存在的。
自己对ut的热情已经过去了,虽然标了1但大概就是最后一章了吧?

大量剧透。
很想说可能有ooc,但是想到原著对人物性格也没有太大描写……算了

基本上都是自己的私设

OK?

→→→→→→

实际上,Frisk根本搞不清目前的情况。
冷静下来,她对自己说。慢慢想,慢慢想。
首先自己出生…好,接下来的跳过,然后自己跑到了山上,天下起了雨,自己为了躲雨进入了一个隐蔽的山洞,一直前行,然后掉了下来。
之后见到了一朵黄色的会说话的花,大概就是面前这只…这朵…这位…随便什么吧。

之后遇见了Toriel,还有很多的怪物。他们虽然大多不包坏心,但还是令我死掉了……对,然后我又复活了。
从这开始就是魔幻发展了!
为什么啊!不存在的上帝看我太可怜所以把我复活了么!

好,跳过这一点吧。Frisk冷漠脸。再然后呢……mo、Toriel的怀抱非常的温暖,而且毛茸茸的,自己抱了很久才决定放开,继续前进。
然后来到了毛茸茸天堂。那里有着无数的毛茸茸和毛绒,以及虽然没有皮肤但还是有很温暖的怀抱的骷髅,以及更多毛茸茸。
……毛茸茸的话题还是打住吧。

Napstablook能穿过我的身体、Undyne的怀抱有力到hp险些变少、Muffet的蛛网黏在身上很难扯掉、sans的热狗热猫r狗叠起了高高的一层直冲云霄、MTT的机械身体在热域很烫手、Alphys虽然很害羞但还是给了我鼓励的抱抱……虽然其中有一些人是真的对我曾保有杀意,但是他们也都成为了我的好朋友。

来到了审判长廊,接受了sans的审判,也许他说的是对的,我并不是一个好人,我只是始终坚持着仁慈而已。
我真的是个纯善的、没有过一丝恶意的、渴求着世界和平的好人么?…结果肯定是否定的。无法避免的,我也曾有过杀死他们的念头,毕竟我知道我做得到。
但是做得到也没有必要去做,我是这么想的。况且,既然在最开始就已经选择了以善待人的道路,既然我做得到,我就可以去完成它。

但是,这条道路被破坏了。
Asgore破坏了我仁慈的道路……这让我非常、非常的不安。
那时的自己全身都在颤抖着呢,没有取下绷带真是太好了,如果它们因为一时的幸福而被丢弃,现在的伤痕可能就是我自己造成的了吧。
不可否认,那时的我真的是慌乱到了极点。但必须继续前行的决心又让我无法后退,所以居然无意中向他透露出来“你已经杀死过我一次了。”这样子的信息。

他居然能够理解。
我努力不去想为什么他会了解这能力,但还是不由得产生了一丝罪恶的想法。如果,他曾经杀过人的话……是否能代表着,我即使杀了他,也不会受到惩罚呢?而且是他破坏了我的仁慈,所以我只能攻击,所以这一切都是他自食恶果、罪有应得,么……?
用着这样子的话语为自己开脱,还真是即过分又恶心。而现在像是事不关己一样高高在上的评论,也真是够过分的。

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简直是为自己开脱的最好理由,Flowey突然跑出来给了那个毛茸茸的好好先生最后一击,在对震惊的我说了很多话之后就狂笑一阵,吸收了那六个灵魂。

就出现了它。
Frisk感觉很平静,像是一场难得的安眠或是死亡时的一片黑暗……个鬼。
她尝试去理解眼前的场面,但是她失败了。这个omega flowey是全部怪物中最为真实的,如果非要做个比喻的话,别的怪物就好比可能会粘倒牙的蜜糖,而这个就是——“你永远的噩梦!”

再后来的事情就像是篇结局写好了的荒诞喜剧。好像是完全随机的奇妙幻想,却已经被规定好了唯一的道路。爱丽丝的世界也遵循着规律,变小蛋糕也只会乖乖的让人变小,猫的生命对于它自己来说也是唯一的吧?[*注]
不要再抱怨啦。

总而言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六个灵魂消散了,而你穿过了…结界……?
Alphys的话回荡在你的耳旁“一个人类的灵魂不足以穿过结局……一个怪物灵魂……”
哪里有怪物灵魂呢?

啊啊,所以就是这样子了吧。周围是一片无色的虚空,也有可能是结界的白同存档界面的黑的结合品。
这样子还真像是派的夹心呢。

有电话打了进来,抱歉啊,这里的信号可无法让你的声音传达出去。sans和Undyne鼓励你,让你无论在哪里都不要放弃。
当然,只要还可以继续,我是不会停下脚步的。
Flowey说Alphys那里可能会有通向幸福结局的钥匙,真是谢谢它的帮助了啊。

“……终于可以见面了啊。请问,你的名字是?”
“Chara!Chara the human!”
“我是Frisk……这还是第一次介绍自己的名字呢。”

←←←←←←

注释:玩梗。爱丽丝梦游仙境,薛定谔的猫。
玩不来原著那么高端的梗,只能拿点这些凑合数。

“君の名前?”(划掉

我发现我写不来软妹。滚去吸羊福…

我不行我要挂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义:你看着我的枪再说一遍?
假妈就是假妈 @正氧烷

礼节性的帮她找下同好

【自家au PT】在非日常的时间点上的日常小段子

段子,段子,整天就知道段子

本次内容和au相差甚远,可以当作普通的八人类同人来看…

以自暴自弃的心态…
写什么主线!满满的都是私设在继续写就是分析贴了和au有什么关系!
这样。


本次的是和六人类灵魂聊闲天。
时间点:第不知道多少次NE后。(为什么还是ne?不是存在那种在真结局前要打通每一个普通结局和坏结局的人么。)

补充设定:(可不看,基本上就是我对原著的理解了)
【人类灵魂在得以完好保存的情况下,有着决心作为粘合剂而可以维持意识的清醒。
失去了道德感(但在这里几乎体现不出来,或者说没有实力的冷情者不值得畏惧),但仍保有他们各自的品质。
有着耐心、勇气、正直、毅力、仁慈、正义[、决心]的品格却没有感情的家伙,其实也就是“怪物”了。】

【肉体上的疾病不会被灵魂携带,因此这篇里的性格和正文里性格会有微妙的偏差?(写自己au都能ooc是一种怎样的体验____知乎)
灵魂没有性别、年龄、外貌概念。】

【Chara的灵魂在被Asriel吸收后持共存状态(就是一红一白开高达)。
两个灵魂一齐在他们父母面前破碎、消散,一个意识被“决心”唤醒,一个意识被决心唤醒。】

【每个灵魂的不同性格决定了持有决心的多少,进而决定了他们sl的次数。
sl是灵魂中的决心与地下魔法共鸣而拥有的能力,至于 那个—没有使用魔法的人存在—整个地下空无一人—坏掉的—不能说出名字的—时间线 ,就是另外的体系了。】(我不能说再多了!)


含有某种意义上的大量剧透。

OK?

→→→→→→



“你们觉得,我们中谁死的比较惨?”依然是熟悉的黑暗中,正义提起了一个话题。

“嗯…我觉得我其实还好,非要说的话,勇气?”耐心想了想,犹豫地发言。勇气接受到她撇去的眼神,以一副同往常一样的大无畏状态表达“我不会畏惧各种痛苦!再说我早就习惯那种程度的疼痛了。”

毅力怜悯的拍了拍他的肩,对同为幻想发展的难友表达了同情。虽然比起幻觉的疼痛,他真正弄伤自己来博得关注的情况更多些。'还是算了吧我的死亡方式光想想就好丢脸……'

正直表示“我觉得我最惨,真的。”其他人的目光集中了过来,让他稍微不自然的咳了几下,“我那时候的性别观念——性别歧视,耐心你不用再纠正我了——不是很严重么,你们想象一下啊,周围都是一块一块的肌肉、湿答答的空气中弥漫着汗臭……我当时是不是被恶心死的?”

仁慈表达了她的同情,她也想搞好那一片地区的卫生很久了——想到这个,“正义,你没关系么?”看来她还是没有适应一次说太多话。

“摔断脖子就是一下的事,不疼。”阅读理解做的比较习惯的正义明白仁慈的意思,她豪爽地摆了摆手,“你才是更惨吧,为表达诚意摔岩浆?这可真是无比正确的结果哈。”
“也是正确的方式…我认为。”仁慈用她宽容的笑来回答正义略嘲讽的语气。

一时场面有些尴尬,看来对于自己明明死的靠前道具出场却在最后这一点,正义还是对仁慈充满不服——这个结果绝对不正确!

“单是说死亡方法吧,你们都没有她有经验好么。”一旁自封大孩子的Chara最终也加入了讨论,并强行拽了安静的Frisk过来,“来,决心No.2,讲一讲死亡经验?”

Frisk努力地回忆自己在两天中所经历过的各种死亡。
“让我想想…最特殊的大概是Flowey的藤蔓穿心和鱼雷轰炸,其他的其实习惯了也都差不多,但是Flowey的真的是太真实了所以印象尤其深刻。”

“你难道不对自己去撞Toriel的火球感到印象深刻?”
你还真敢说啊。Frisk的眼神毫无遮掩的表达出她的想法。不知道是谁第一次好好提醒不管事第二次就开始毫无下限地尝试送死?
Chara避开了她的视线,这都是计划的一部分!你对他们的感情太深让我很难办啊!

“反正重置过后你们也记不住什么,我就不说了。但是毛茛真的一点都不好吃。”
你这不还是说了吗。



——————





“你们变为灵魂后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没有真正死过的决心和当时忙于人怪关系改革事业的决心,在偶然间听到关于“最后执念”的说法后向他们提问。

“第一个想法?”耐心不解“像是为什么我在飘?”

“不是那个,而是愿望一类的?”Frisk努力解释得更清晰些。


“那大概是…还想继续前进,看看还有什么吧。”死的最靠前的耐心用着无奈的口吻。

“我和耐心的一样,区别是我当时是想看看幻觉还能出怎样的花招。”勇气,一个最没有享受到旅程的人。

“想真正的跳一次芭蕾舞啊……这个是我真实的愿望哦,作为灵魂也拥有的。”正直终于认清爱好和性别毫无关系了。

“突然一瞬间就不再追求关注了,所以物极必反的想要当一个幕后谁也不知道的老板?”毅力表示这是在死了很久后才慢慢有的想法。

“想成为他们有力的护盾与治愈的药草,保护他们不受伤害,幸福生活。”仁慈可以考虑当一下他们的妈妈了。

“想要用枪精确的瞄准射击!”正义……


“最后的正义突然小家子气!”Chara依旧的用着让人想打他的语气吐槽。

然后被正义念叨了好久的那种表面上反派到底一枪爆一个头最后表明这其实都是为了美好未来做的牺牲的角色到底有多么迷人。“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那样子的帅气角色!”
可是你不是啊。



——————





被flirt的情况:

耐心:

“我愿意抱着你穿过地下,让你永不必接触药物的苦涩?天,你调情的魔爪终于抓到我身上了么。
当然,我也愿意陪伴着你,一同看日升月沉、繁星点点,直到世界的尽头——满意了?”

Frisk:满意了。
Chara:情感不够充分,下一个!


勇气:

“我会你一起并肩前行?这可不错啊!
当然,我一直在你的身边,支持你到底,我会为你清除前进路上的所有幻象,哪怕身死也在所不辞——这就是调情么?”

……你说的太认真,都快要骗到我了。
先自己分清幻想与现实吧。


正直:

“我想看你跳舞,那是最美的身姿……?谢谢你,我觉得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当然,我会同你一起起舞,一起展露歌喉,在无观众的舞台上旋转跳跃,向你诉说我真正的感情——我还是喜欢男孩子。”

失去决心.jpg
瑟瑟发抖.jpg


毅力:

“无论现在的困境能否被解除,我也不会失去对你的爱?嗯,加油啊。
当然,不管是坏王后还是恶继母、使了诅咒的鞋还是不灭的严冬,王子与公主都会永远充满希望地生活在一起,就像我和你——但永生可不是个好主意,你说对吧。”

我会让你们安心离世的……
安心去死吧。


仁慈:

“希望能过上每天吃上你的饭的日子?我也希望那一天的来临呢。
当然,我们将拥有着无数幸福的日常,我们互相接纳缺点、表现长处、每日道早安,平平淡淡地不必再思考这些烦心事——但是那不是真的。”

我将找到通往正确未来的道路。
平凡确实不错,但是过久了会腻。


正义:

“憧憬着拼搏在正直道路上的你?哇哦,我果然很帅气吧。
当然,这路上充满了荆棘,但我将赐予你我的幸运四叶草,它将保佑你可以用正确的方法带来合理的结果,不再迷茫——如果真的存在的话就好了呢。

一定存在的。
不存在的。

←←←←←←

怠惰,怠惰。

正直、毅力的性格与主线相比会有较大变化。因为前者被耐心谈人生洗刷了三观,后者因为犯病的自己太耻了而转内向了。
如果有生之年还能有主线的话……

大家死的次数都是一个手数不过来的。

记一个悲哀的事

我今天,刚刚,才知道
小红心,和,小蓝手
不是,一回事

【自家au PT】这个决心大概有什么毛病(3)

事情总是会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一件做完的。
文章总是会一章一章一章一章一章一章一章一章更完的。

骗你的事情根本就做不完嘻嘻…嘻……(泣

把原本的目标的一篇满满的日常幸福生活改为了几小段
本次内容:某决心的日记本

含有一堆个人的私设,借鉴了各种厉害的分析…

可能会含有令人不适的描写(我那根本改不了的文风更可能让人不适

OK?

→→→→→→

12/XX 晴
掉下来的日子。

12/XX 晴
正式见到Toriel、Asgore、Asriel的日子。

12/XX 晴
和Asriel一起玩。
【(略潦草的字迹)Chara!没必要把之前的事情也写下来!】
【Nope.】


*
有的事情最好不要说出来,Chara是这么认为的。而且,如果那个东西完完全全没有用途,那就更没有提出来反而引得妈妈担心的必要了。


12/21
和Asriel一起玩。
【(纤细的字体)我的孩子,也许你需要去尝试练习一下更加仔细的描写。】

12/22
和Asriel一起玩。 我们尝试不用刀叉,单纯的用手来吃一个派,Asriel弄的他变成了一只黄羊,看上去非常有趣。
【(略潦草的字迹)为什么你不提一下你甚至开始尝试用眼睛来吃呢?】

12/23
Asriel和我在花园玩耍,那里满是泥,我们满头满脸都是那玩意,但是Asriel看上去还是很开心。
【(依旧,潦草的字迹)你玩的也很开心……等一等,你什么时候不开心?看起来不开心也可以。】

12/24
作为一个圣诞礼物——虽然怪物界看来没有这习惯,这很好,因为我也没有——和一个回答,我对Asriel做了个鬼脸,让我自己看上去像是个杀红了眼的恶鬼。
看起来他吓了一跳,(因为抖动无法看清)他……大孩子……也……


*
接受了这个家族友善的邀请并成为其中一员,Chara认为这是他做的一个非常棒的决定。虽然在被正式承认之前有一些小考验,但是那并不严苛。实际上,他自己的判断可是更加的严格。
怪物真的与人类完全不同,他愉悦的认识到了这一点。


12/31
与妈妈一起读书,是很古老的外文书目,妈妈把它们逐句翻译给我听。
妈妈真的很适合做一个老师。

01/01
我们搬到了新家。爸爸的起名技术……很有他的个人风格。
【(一个有力的字体)事实上,就是很糟糕】


*
Chara从书中了解到了怪物的历史,和结界,以及其他。
新家的建设刚刚完成,怪物们正把书上的记录完好的刻在石板上,由家到新家的道路上就是那段漫长的历史。虽然这并不是个很大的王国,但是Asgore仍需要更加的辛苦工作了。


01/16
终于看到了Asriel的“鬼脸”。
【(看起来他在努力把字写整齐,但没什么成果)评价呢??】
【酷极了!】
【Hee hee……Ugah ha ha ha】
【伙计,这就有点蠢了。】

01/17
Asriel因为我说的实话而生闷气了,好吧,那真的很厉害。魔法真是帅爆啦!
【你设计的武器也帅爆啦!】


*
仅仅是这么度过余生也挺好的,Chara想。他们可以每天在不同的地方玩耍,与各种怪物交朋友,互相交流喜欢与讨厌的东西,谈天说地,悠闲度日。


02/07
Asriel从爸爸那里找到了家庭摄像机,并试图用它来留下我(看起来被划掉但还是能看清)/帅气恐怖回眸一笑百魅生震撼天下的/鬼脸。只是他忘记拿下镜头盖。
【拜托,Chara,不要那么自恋了。】


*
有时也会想要干些什么作为回报,比方说一个香喷喷的派?两个孩子随便看了眼书就开始努力的实践。


02/09
这没什么,真的。


*
Asriel感觉很不安,爸爸因为那些花倒下了,妈妈很不安,而Chara…还是老样子。尽管爸爸妈妈们都说不必在意,可他还是控制不住的内疚,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人。


02/29
被Asriel用没开盖的摄像机整了。
【哈哈!】


*
Chara认为自己需要为一些事情负责,但是他不明白该怎么做。
所以只能继续享受生活。


03/11
(字迹像是拖拽般延续下去)很难受。

03/12
我想看看故乡的花。


*
Chara!
你得保持决心!
你不能放弃…你是人类与怪物的未来…


*
恶疾所带来的是死亡。

但是死亡能够带来什么呢?
他感觉自己身处一片虚空之中。

Chara LV0 129637:28
新家
【继续】 【重置】

……这是什么?Chara无法理解。这可能是一种超越了他的次元的存在。
但现在,这是属于他的能力了。
如果是想要继续活下去的话,那应该是让人生继续吧。

几乎就是一眨眼,无边黑暗就变成了正常的景象。他能看到爸爸妈妈并肩走在前面亲密的谈笑,也知道Asriel就在他的左侧捂着脸尽量不去看他们。熟悉到让人激动的场景啊。


只是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他尽量避免接触会导致疾病的东西,但是看来他们无法阻止死神的脚步。

所以,也许我应该去更远一点的地方?
他选择了重置。

……

12/XX
今天,我来到了家。

←←←←←←

我恨lof的排版…

我觉得一些细节我设计的还是很不错的,嗯。

结果那种病感完全体现不出来,唉。

说起来你们不信,我想好很多内容了,现在只是需要把它们打出来……

【自家au PT】这个决心大概有什么毛病(2)

懒得推进主线只想高能(还是乖乖的日常了
怠惰啊。

含有一堆个人的私设,与原作不符的bug,也有结合贴吧的各种神分析贴…
其实我个人很赞同猹原本很害羞的推论,但在本文里…(愧疚低头

可能含有令人不适的描写

OK?

→→→→→→

一个温暖的屋子,没有窗户也没有开灯所以显得有些昏暗,柜子上摆放着的八音盒发出美妙的声响,床脚摆放着一个只放了几件玩具的玩具箱。这是Chara醒过来后,坐在在床上时所看到的景象。

他下地打开了灯,隐隐的音乐声随着亮起的房间而停止,瞬间这个屋子有些安静的可怕。
只是瞬间而已。
Chara依旧保持着不变的兴奋,像是困扰自己圣诞礼物的孩子一样,赤着脚迷茫地在地板上踱步。
嘿…我到底做什么了来着?他努力尝试回忆,可惜想起的内容并不足以让他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他放弃了回忆,试图通过身上的伤痕推出自己干了什么,但是他失败了。

他发现自己穿着一件无比清洁的衣服,不是他原本的衣服,但也不是崭新的多,它穿起来更柔软一些,也更舒适。然后是裤子——为什么他在走路时没有发现呢——一件稍微长了些,绵软的裤子。几乎是快要忘记的舒适感,这真的,真的,让他幸福极了。

如果肚子没有响的话。
实际上,肚子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如说饥饿才是正常的,并且在养成了条件反射的时间身体会有生理上的反应出现也是非常正常,没有任何可笑的!Chara试图说服自己,然后打断了因为担心他醒来会感到饿而拿着微凉的蛋派开门的Asriel的笑声,“够了!”
两边的腮红更红了呢,Chara。

“Ok,ok。”尽管这么说着,仍笑着的Asriel走进了房间,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其实这是我的屋子哦。”并把蛋派递了过去。“总之,先吃点东西?妈妈的派总是很美味……啊,抱歉,还没有介绍我自己吗?”
“嘻嘻,确实如此,”Chara笑了,并不是用来隐藏尴尬的那种“看来你可和我…唔,有点身体上的差别?”他几乎是迅速的恢复了喜悦的状态,开心的用着咏叹调感慨“啊,是多么美丽的缘分,才能让不同种族的你和我在这地下相遇!哦,这一定是真主的礼物,是上天赐予我这痛苦人生的一丝——”

Asriel迅速的打断了他“我是Asriel!一个名为Asriel的…怪物?”尽管开始还很坚定,后来他就又恢复了腼腆,“我是说…像这样子介绍自己是个怪物的感觉还真奇怪啊。”他的脸一定红了,Chara隔着白色的皮毛仔细观察着。
被Chara那充满了探究欲的眼神直直的盯着,感觉自己应该要做点什么的Asriel在宁静的空气中——天啊,他是不是又搞砸了——迟疑的开口:“你…人类,要不要跟我一块走走?爸爸妈妈他们也很担忧你。”

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Chara牵起了他的手,不顾Asriel随之变得慌乱却没有挣脱的态度,迈出了房间的门。
外面还是要比屋子里冷上一丝的,但是在暖黄色灯光的照耀下,谁也不会觉得有多么寒冷。想着自己要负起责任来的Asriel保持着牵手的动作,拉着Chara向餐厅走去。

Toriel放下了手中正在编写的书本,关心的向着两个孩子走去,“我的孩子,你醒了么?来,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么?”她半跪下,两只毛绒绒的爪子搭在Chara的肩膀上,这只让他感觉到温暖。

“女士,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他努力的让自己显得更有礼貌一些,乖巧可以博得大部分人的喜爱,包括这位。“那真是太好了,孩子。”双爪上的治愈魔法在感觉不到受伤的灵魂后渐渐消散,“我是怪物的王后,Toriel,然后这位——”她指向旁边同样放下报纸,关心看向这边却没有上前搭话的另一位毛绒绒“是怪物的王,Asgore。我想,Asriel已经有好好的做过自我介绍了?”
当然!——Asriel自豪的点头。——大概?——他突然不自信了。——我好像根本就没有好好介绍!——他开始回避自己母亲的目光。

Chara本能的畏缩了一下,因为格外大的权位总是会有着些不好的传闻,不过当他清楚的看到那明显老好人的面孔时,警惕也像是被气氛融化了。
他控制着头,缓慢的扫视了三个羊形的怪物。也许他们和人类是不同的,Chara这么想着,于是他开了口:“我的名字是Chara。”以及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之后便是各种关心的话语将他淹没。


“大家都很关心你呢,”说着'我带他去四处逛逛!'而强行把虽然保持微笑但看起来紧张的要死的Chara从家长的包围中拽出来的Asriel与Chara并肩走在道路上,开心的说道“幸好你没有问题,当时你看起来可是像是要死了一样!呃,虽然你依旧笑着吧,但是你那时候看上去真的很糟糕。”
“当然,多谢你的救助,Asriel。”
“你的当然指的是什么啊……”
Chara偏了下头,故意说:“你猜?”
“够了!”Asriel气鼓鼓的“你的幽默感很糟糕唉!”
Chara因此愣了下,而很快捕捉到这个反应的Asriel则发出了小孩子恶作剧得逞后常发出的笑声“Pfff——”
一人一羊很快便打成了一团。

“再往前就是你掉下来的地方了,你想去那么?”Chara摇头拒绝了他,并且望着一地绿叶上的金色光点发了愣。一路上也有看到过一些,这到底是什么?
他不管身后Asriel迷茫的目光,伸手去触碰了那道光。
一瞬间,他感觉到身体里的一部分似乎与这道光引起了一丝共鸣。

家的阴影笼罩着你,这使你充满了决心。

←←←←←←

本章无高能。
下章也许就有

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动了些东西。

羊爸平时的居家生活大概就是花裤衩(划),羊妈估计也不会穿着遗迹守护者的袍子。

Chara的故事会很长,大概。
我在努力磨练文笔…真的。

【自家au PT】耐心你头发散了(1)

接受了 @正氧烷 的建议,决定八个人一起开黑
…不对,八线并进,嗯。

强迫症晚期无药救(也许是个差劲的双关)
充满了自己的私设和贴吧的分析,努力使逻辑站得住脚
可能含有令人不适的描写

文风奇怪

OK?

→→→→→→

耐心开始回想她的一生。
出生,受洗礼,患病,病重。
她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身子由花朵上支起。这是一种在病院附近很常见的花,曾经有人不管那辛辣的口感,耐不住饥饿地吃了太多,然后就引起了病症,被大人们带走了,再没回来。

为什么这花可以接住我呢?她有些疑惑。所以她侧着头,观察那些亮眼的花朵,手指无意识的挖着的泥土。
最后也还是没有想通,但是与周围干燥的土壤不一样,这花朵附近虽然有着不算耀眼但足以带来光明与温度的阳光,却是有着能令干燥的手指略微欣喜的湿润,也许这代表着,这附近有着人居住,而且那个人还喜爱花朵?

好极了,她想。
也许能够委托他报个警,把那些没杀人却弃尸了的家伙统统抓起来,带到监狱里,这样我就可以狠狠的嘲笑他们了!
如果这样子真的有用的话,我们早就能逃出去了。
不管怎样,去找到那个人吧。居住在地底,真是怪人呢。

等等。
这确实是地底,她用虽然没有断掉但已经脱臼了的胳膊保证。
那么,什么人会住在这?
耐心开始思考。耐心开始犹豫。耐心开始害怕。
是人类是人类是人类…她祈祷着,向前走去。
花朵边的地上留下了一个方正的洞。

穿过石柱搭成的门,虽然细微处有些破碎,但看起来很牢固的样子。前面的环境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没有阳光,却很明亮。耐心觉得她可能不要思考比较好。
向前,向前。穿过紫色的石柱,最先进入她目光的,是红色的落叶。棕红色的落叶围成一个方形,远远的看去可能有人会怀疑那是什么邪教的祭坛吧。
耐心在看到的第一眼就犯病了。

字面上的意思。

紧咬下唇,左手用除了疼痛和禁锢外什么作用也没有的力度按压着自己脱臼的右臂,原本不快的脚步变得更加迟缓。她试图转移自己的目光,看着石柱门、紫墙壁、深邃的影子笼罩在厚密的落叶堆上,可是这没有用。说是痛苦也好,执着也罢,她走到了方形的落叶旁,然后开始——让叶子首尾相连起来。

一开始的速度还比较慢,后来便像是放弃了一半,用着飞快而又熟练的动作,整理好了它们。这大概花费了半小时吧,她靠着头晕与腿麻的程度判断了一下时间。
真悲哀啊。尽管这么想着,在看到整齐的落叶时也不免舒了口气,不可否认的让心情暂时性的愉悦了一瞬,然后对于疾病的悲哀就更加不可否认的加强了一分。

无论如何,继续前进。她努力不去想着如果有风吹来会发生什么,在确认了周围没有值得注意的东西后,踏上了白色的石阶。

*遗迹的阴影笼罩着她,这使她充满了耐心。

←←←←←←

突然犯病,嘻嘻。

耐心小姐姐的故事不长。(是个差劲的双关,并且一点也不好笑

【自家au PT】这个决心大概有什么毛病(1)

日常任务(洗白猹)or(黑猹),请问选择哪一个?
Both,thanks.

含有大概会令人不适的描写
虽然是查了些资料,但毕竟我还是个正常人所以…有建议请尽管提

因为姑且算个au,所以人物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偏离原著…?

文风奇怪

OK?

→→→→→→

Chara开心的接受了自己还没有死这个设定,并打算为重获新生而取一个新名字庆祝下。
哎呀呀腿好疼啊是不是断了,刚想的名字Megalovania太长了换一个短点的吧,今天天气真不错啊从这个角度看不到天空呢,这片土地好肥沃啊我想种上金色的花!
他一边想着各种事情,一边摇摇晃晃的企图用两臂支撑自己站起来。然后他成功了!

才怪咧。
Asriel担忧的看着那个他没有见过的生物一遍遍支起身子然后一遍遍倒下去,最后扑在地上静止不动。…也许我直接去帮他会比较好,他这么想着,然后被人类血污下的笑脸吓得退了回来。

一直看着并不是个好选择,他甚至要死了!加油,Asriel,你能行的!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Asriel缓慢的接近着Chara。

“那个…请问你……”
脑中设想的酷炫话语没有派上用场,最后还是像往常搭话其他怪物——通常之后对方会跑开,只不过目前的这个看来是跑不动了——一样,小心翼翼的询问。

然后被飞扑打断了接下来的“的身体和脑子没问题么。”

“Howdy!你是来救我的天使么太好了谢谢你!”
Chara兴奋的挂在Asriel的腰上,全然不顾自己的下半身已经弯成了一个奇怪的弧度,反正也没什么用。他看见Asriel那与人类有明显区别的脸,稍微愣了下,
“哇哦,你是一个怪物?这样子我就不必拒绝你了,棒极了!”

可是我想拒绝啊。
Asriel并来不及思考自己应该先表达看到人类的惊讶还是担忧对方的伤口,因为Chara随后就倒在了地上。这次因为有着Asriel衣服的支持,他的上半身抬得更高了些,也摔得更惨。比方说,现在他看起来说不出任何话了。

身为Boss怪物儿子的一项好处就是那怕没有在战斗,如果想的话也可以看见灵魂的状态。在担忧之下Asriel仔细观察了人类的灵魂,发现并没有破损后放松的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他忘记了人类的身体不是由魔法构成。

总之,无论如何,要先让他养伤。
感觉肩负重任的Asriel扶着昏迷过去的人类,紧张地防止地上的石块们碰到他无力的双足,小心向在Ruins的家走去。也在这时,他注意到人类下半身的衣服可能并不能让他走路,因为那个比起裤子更接近裙子的东西紧紧的约束住了两条腿。

快点…让妈妈来治好他,然后,然后我也许就能拥有第一个朋友了!
想着光明的未来,虽然这个朋友脑子不太行,但仍感觉自己交友生涯有了希望的Asriel·官二代·没朋友·Dreemurr加快了脚步。

←←←←←←

我努力让Chara病一点,我觉得我成功了。

猹,一个说话让人细思恐极的男人。

【自家八人类AU】PsychosisTale(说实话真是太长了)

原著的山离城市很远——远离城市却有人类存在的建筑——精神病院
失踪了也没有全面搜查——消失也不会被管却有传闻留下的人——精神病患者

抱着以上的心态,只是想一想可能性的au
并没有仔细想过名字,有好主意请尽管说

某种程度上的努力解释原作
部分设定细思可能有点污…这个真的是无意的

OK?

→→→→→→

背景:
在远离城市的郊外,有着一所精神病院——Ebott病院。
简直就是为了恐怖故事而存在的设定,事实上,那确实有着某些传闻
「去了那座山的人,都没能回来…」
据传,一个世纪以来,逃出精神病院的患者,凡是没被抓回来的人,都在那里失去了性命。
当然,是否真的是逃出精神病院而不是被送过去,完全没有行事能力的患者怎么可能跑到那么远的山上,就不是需要在此讨论的了。

人物设定:

Determination:
Chara:
第一个被失踪的患者,性别设定姑且为男
躁狂症【永远的情绪高涨,笑容满面】【容易激动】

因为疾病而无法拥有其他的情绪,内心深处对自己哪怕做了错事也不悲伤而唾弃,却无法改变。

决心的表现是一条路走到黑,只要有了一个想法就会去完成它,无论在途中付出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有的被推了下来。

Frisk:
第八个失踪的患者,没有明确的设定性别,但为了与Chara对应所以可以姑且当作女性
肌肤饥渴症【渴求拥抱】【略微自卑】,有自虐倾向

对于无论对方是谁都想触摸的自己的身体感到恶心,所以想在没有人的地方结束生命。

决心的表现是前进,接受命运但努力做出好的选择。
她绑着厚厚的绷带来试图抑制住自己的本能,尽管效果并不怎么好。在山里一味的前进时拿了树枝来探路,与惩罚自己。

Patient:
浅蓝色灵魂,耐心,性别设定为女
强迫症【不断的重复确认自己做的事情】

一直的回头去确认是否有开启机关,没有调查的角落是否有隐藏线索,因此她不断的遭遇怪物。坚持与其交流,也取得了成果。尽管如此,交好的怪物们并不会从一个魔法下拯救她的生命。

耐心的表现是不厌其烦的回头调查,也表现为寻找饶恕怪物的最佳方式。
她戴着并不需要一定摆正的缎带,因为要保持清洁常常清洗而有些褪色了。玩具刀的好处是不需要使它锐利,哪怕有着划痕也可以看作风格呢。

Bravery:
橙色灵魂,勇气,性别设定为男
精神分裂症【出现幻觉,幻视、幻听、幻触、幻嗅】

每天眼前都有着无数的“怪物”,所以把真正的怪物也当作了幻觉的一部分。认为自己需要反抗幻觉,让自己变得正常,所以挥下了拳头。把痛苦也当作是幻想,所以在幻想中死去。

勇气的表现是与幻觉对抗,虽然是自己认定的幻觉吧。
他系着头巾,自己还以为那个蠢蠢的图案是幻觉,不过说实话,他还挺喜欢的,腹肌。手套是约束服的一部分,保护自己,只是有时会有点热。

Integrity:
深蓝色灵魂,正直,性别设定为男
性别认知障碍【认为自己是女性】

号称着自己是女孩子,又说着女孩子不应该争斗、不应该跑跳、不应该强壮,这样子逃跑着渡过。充满肌肉的怪物的攻击使他无法忍耐,在恐惧着男性躯体中,被自己的回音包围着死去。

正直的表现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理所当然的表达出别人厌恶的观点,其实就是直男癌。
他穿着芭蕾舞裙与舞鞋,粉色的衣服是他告诉自己他是柔弱的女性的方法。

Perseverance:
紫色灵魂,毅力,性别设定为男
表演型人格障碍【用夸张的方式博得别人注意】

行为夸张又缺乏逻辑,努力吸引着别人的目光,运用奇怪的方式来博得怪物的怜悯与关注。当没有人看时,便与自己的幻想对话,回音花的声音像浪潮般包围着他,在自己所饰的角色关怀的话语中死去。

毅力的表现是吸引大家的目光,为此不择手段。
他顶着眼镜来使他像是个说书人,破损的眼镜顶在头上更能有疯癫的氛围不是么。笔记本里记载着灵机一动想出的点子,宁死也不会让人动的。

Kindness:
绿色灵魂,仁慈,性别设定为女
失语症【可以说话却无法表达出真正的想法】

因为说出来的话都很奇怪所以尽量安静,努力用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善良对待每一个人,接受无论美丑的全部存在。在与一个怪物“对话”过后,自愿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仁慈的表现是包容万物,而不是相信他们会变好,认为有缺陷的也可以存在。
她围着围裙,这是她唯一能找到避开脏东西的衣服。平底锅的主要作用就是做饭,尽管表达不出来,但其实很喜欢热域。

Justice:
黄色灵魂,正义,性别设定为女
双重人格【体内存有两个意识】

偶尔会和第二人格聊会天,听一听建议。主人格认为好的结果最重要,所以不介意攻击还是饶恕,不再被打就好;第二人格认为过程更加重要,所以会礼节性的胡乱射击,基本打一枪就跑,不管对方和自己死没死。旅行中途由好奇的第二人格控制,受伤、愤怒的怪物挤了过来,尽管是无意的,也把她推下了断桥。

正义的表现是正确的结果和正确的过程,前者无所顾虑,后者失去意义。
她拿着牛仔帽,这显得她像是个帅气的警察,主人格喜欢把它放在头上,第二人格喜欢在手上挂着。手枪是偷出来的玩具,攻击力还是很大的。

←←←←←←

整合了一下,耐心说她看不下去了。

仁慈小姐姐细思可能恐极。也许这会有一杯咖啡made of gaster.
正义小姐姐部分设定来源于 @正氧烷 这个假妈。
部分设定隐藏,嘿嘿嘿。

纯文字au,主要原因是我不会画画……咳,是因为文字更能表达出韵味!

ask的话我会回的(在开头或是结尾)
也希望留言!

一个時沨正不断用着颜表(ㆁᴗㆁ❀),试图让自己显得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