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沨

想表达自己对太太的爱意。
……只能买买买了!

囧神太太哪是圈中老虚啊,这明明是圈中西尾
又看完一遍刀语,和loser一对照感觉…好吧loser比七花还惨点呢
整体差不多:初期干点坏事,后来不干了和对象幸福的旅行,然后还没表白呢对象就死了。自己没死了(liǎo),上赶着找人报仇。然鹅凶手一个是时代一个love报表根本打不过,虽然还想着反抗但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继续活下去。
败者的故事。

曾经的我想要努力去猜大逃杀…
直到我发现我和评论区的dalao们思维完全没有对上……嗯评论区就没人和我猜的一样
这就tm,很,尴尬,了

要是全部猜错会不会很蠢……
这样想着我放弃了……(←没骨气)

当这个人类掉入地下后,Ta有着许许多多的名字。
人类、孩子、穿条纹衫的人、年轻人、小可爱、甜心……
人类。
这个称呼就像是烙印一样子刻在身上,即便是在这之前有着同样子的人类存在…现在这个也只是专属于Ta的名字。
哪怕是唯一可以见到同为人类的那条线路,Ta……或者说是Player,也只是被称为“同伴”。
Ta的名字是不存在的。

……本应如此?

如果啊,Player选择了,应该是Ta同样会作出的决定,和每一人成为朋友,默默承受伤害而依然宽恕,哪怕逃跑脸上也带着微笑……
那么,在最后的最后,在那结界之中,黎明的曙光洒在身上。对面已经成为朋友的怪物脸上虽然带着泪痕,但还是微笑着问——
你的名字是?
你可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啊。Ta大概会这么想吧。

所以Ta就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的,用坚定的声音回复。
I'm Frisk.我是Frisk。
我不是你的同伴。我是坠入地下的人类,但我不仅仅由此构成。
Frisk
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唯一的名字。
同样也是我活着,我做了选择,我的意识存在的,一个证明。

同人文的真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摩耶萨: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哇……


早上好,公民们。街垒上还有37个人,食物却已经没有了。:



是的,请给我评论,就算是辱骂也可以。——鲁迅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怪物们是仁慈的。
他们的攻击,或是无意识的使用魔法,碰到的话就会造成伤害。
但是,哪怕是再强大的攻击……哪怕是再悔恨、再痛苦的情况,哪怕是所谓的最终大招,都会有一线生机。
哪怕是Asgore,哪怕是sans,他们的攻击造成的伤害都是可以避免的。

心情的改变,会在魔法上体现出来。
这么想的话,那么他们大概就是,无论是怎样的绝望,都会有着一丝期待…呢。

只有一个情况。
只有在sans宽恕了你,你却还是选择攻击之后……
那个攻击,才是完完全全的不可避免。
也就是说,当时他便是真正放弃了吧。
对于这个已经彻底堕落的人类,他放弃了。

【loser!frisk同人文】End.

au:Loser!Frisk

无cp

前提:loser在数次失败后,到达了最佳ne线的原ut世界
The murder in underfell后

看着L福千遍万遍最终还是丢下了笔…写的时候详细设定还没出我哭唧唧

明明想要删掉这一篇去码甜文的……
把原本的刀子改改改改改后成为的不知道算不算的糖

为区分两个福,loser!frisk就叫做loser,原frisk就是frisk。
我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Winner!Frisk(祈祷

我个人这种看见啥玩意就第一时间想结局的破毛病改不了了。
直接把太太的au完结了我这样子是不是很过分……算了反正是平行世界。

中心思想:打死murder这个小婊砸

写完后自己看都是这特么什么玩意…我觉得只有前半部分能看看(。

OK?




→→→→→→




美好的一天,从嗝屁开始。

审判长廊里,sans与frisk,几乎是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坨红色不明物体。
是该来个人打破这片沉默了。

那一“坨”物体逐渐地开始蠕动,像是把绞肉机倒带一般,拼凑出了一个人形。
“…嘿!你好呀!不必害怕,我——伟大的frisk,是不会伤害你的!”

loser躺倒在地上,睁开眼后就看到了对面一脸惊慌……大概是(—'_'—)程度的惊慌的frisk。
出于友好的习惯,她把刀子藏在了身后并打了招呼,但是看清楚景色之后她意识到这并不是个好选择。
阳光透过花窗玻璃洒在黄色方块砖的地板上,没有被从她身上流下的血液盖过的地方都一尘不染,前方frisk的影子映在上面。这可是她看过不知几百回的景色,与那时的唯一不同大概就是现在的她看不到存档的金色星星了。
这个房间给她留下的最深印象大概就是……

处于另一边,刚刚夸奖完毕这个没有获得love值的孩子,准备瞬移走人的sans,毫无意外的看到了被藏起来的刀。
gb炮悄然地在他身体右侧构成。至于为什么是右侧…也许看下屏幕你就明白了。
但是随后他发现他看不到那家伙的面板,于是他又将gb炮移到了身后。要区分player和character可是个难题呢。

“嘿!你也好呀!”loser边从地上爬起边转过身子,“放宽心,我是你们的盟友而非敌人!”总之先努力表达善意吧。
然后frisk也看到刀子了。
好吧她肯定会选择mercy。尽管如此,还是要恭喜loser小姐达成了【糟糕的第一印象】成就x2。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于是,我就开始穿越各个平行世界,来阻止那个屠杀者的屠杀!”loser概括完毕了她世界的遭遇。
“well,兄弟,我得说这挺让人难以相信的。”已经开始盘腿坐下的sans撑着脸发言,虽然这个来自于另外世界并且性格很像他的兄弟的人类没有提及任何关键的因素,但他还是感觉自己的老底被扒了个一干二净。
然后loser积极地把自己所做的研究成果报告了出来。
现在,sans对她的信任程度已经差不多是给钥匙阶段的了。

然后frisk存了个档并接着读取了它,于是入手【sans的房间钥匙!x1】。

*frisk的提问时间
*你询问她是否劳累。
“不必担心!因为我可以回溯自身的时间,所以是不会疲倦的!”笑着叉腰的loser回复到。
*你想要询问frisk和papyrus是什么关系,但是你意识到了那条围巾的由来,因此你选择了沉默。
*act
*flirt
*……?你选择了flirt
“你…你是在向我调情么?很抱歉,伟大的frisk还有拯救世界的伟大事业要做,不能与你进行一场约会!”
*虽然她并没有脸红,但是你觉得你还可以继续。
*你询问她是否需要你的亲吻。
她看来有些慌张。“我…我想,也许可以,只要你那么希望的话……???”
因此你毫不嫌弃地捧起那张满是血污,但除了上扬的嘴角外都和你没有区别的脸,直接亲了上去。
*有点腥。
*你想要继续flirt。
*没用的,已经够了。

———

sans仔细凝视着那个外来者。脸颊像是被削掉后灼伤一样露出碳黑色的肉与骨骼,腹部还有被钝器强行穿透的痕迹,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不断渗血的划痕和像是狠狠摔在地上的淤青……这怎么看都有些眼熟啊。
再仔细想一下,她确实没有描绘过那个屠杀者的样貌……
哇哦。
感觉自己又知道了什么不得了事情的sans稍微渗出了汗水,但是还没等他疑惑为什么面对可能就是杀手的自己时,她没有任何负面情绪——哪怕是这个很多人成为朋友的frisk,在某些时候也是会发怒的——就听到了“扑通”的声音。

她倒下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她死掉了。
sans看着frisk焦急地推她的身体(或者说尸体),并尝试把自己的汉堡塞进她不断涌出血污的嘴里,发现没有看到理应浮现出的灵魂。
一小会吧,在sans也去蹲下身观察后,她又活过来了。

之后sans尝试把她变蓝,但是他失败了。
也许这代表着一些不怎么好的事情。但无论怎么样,她确实是善意的,尽管sans无法看到她的面板——起初他还以为这表明她并非一个HUMAN或CHARACTER,现在他知道,也许是因为她并没有承载面板的灵魂。
他陷入了已经很久没有过的思考。

———

Asgore已经得知了今天有一个人类掉下来的消息,因此他在等待,等待那个没有宽恕的时间的到来。
但是…他陷入了迷茫之中。消息里…并没有提到过掉下来的人类是两个?
而且比那更重要的是。他低头看着这两个人类,较小的那个性别模糊,但是很有朝气,而另外一个已经显现出少女身材的孩子…她看上去非常的糟糕。

因此他不由得这么问道。
“也许我们可以推迟一下战斗…我是说,孩子们,”他走进白色的茶桌旁,“想要来点茶么?”
“Sure why not?”(—_—)
“真的嘛?是的,我很乐意!”loser认为谈一谈确实比较好。

三个人——两个人和一个羊在桌旁坐下。Asgoer紧张地搓了搓手,然后拿起足有frisk的头那么大的精致茶壶,给每人的杯倒满了金花茶。
loser并没有像frisk一样急着拿近杯子,她不希望自己弄脏这么美的茶。发现了Asgore的疑惑,她选择了解释自己的情况。

“嘿,先生。不必担心我身上的伤口,他们是我的标志而并非伤痛!这唯一的缺点就是会不断地流出血液,对于弄脏了您的花园一事我表示抱歉。”
“实际上,有一个屠杀者即将到来,他夺走了我朋友们的生命与我的灵魂,我就是为保护你们的世界不被侵犯而来。”
“我知道您无法完全相信我的话语,那也确实是十分荒谬。我们只需要设置陷阱并且做好防御的准备,并不需要太多的人力物资!伟大的frisk会尽她最大的力量,去阻止暴行的发生!”

“你并不是人类。”思虑良久,Asgore边这么说,边轻轻放下手中半空的茶杯。“因此我们并不需要战斗。我们可以在之后就这个问题好好谈谈,关于有可能危害到我国民的事情,那怕是个谎言,我也会严肃以待。但现在,”他手中的火焰魔法构建出了有花朵花纹的三叉戟,“我们还有一件需要完成的使命。”
他摆摆手,阻止了loser即将突出的话语。

frisk饮尽杯内的茶,站起身来。
*美味的金花茶,友善的另一个自己,温暖的阳光,无可避免的战斗。
*你充满了决心。

———

*你告诉Asgore他已经杀了你六次了,他悲伤地点点头。
*另一个你似乎有话想要说。

“伟大的frisk不建议你们继续下去!战斗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可以以更和平的方式来讨论一下!”
loser在通往结界的门外向里面喊道。

*你感到很惊讶,这是你第一次听到这番话。
*但是这并无法改变现状,你应该知道的。

“我很抱歉,让你看到这些。所以……”MERCY被燃烧殆尽“我会尽快解决它。”
loser明白,他们可能无法再说上话了。

———

Asgore单膝跪地,似乎战斗结束了,frisk也舒出一口气。
还没有结束呢。loser悲伤地摇头。

随着一阵狂笑,Omega Flower的身影占据了整个屏幕。
frisk此时一定很恐惧吧……我应该去陪伴她!

哪怕已经失去了存读档能力,对于能否看见那个“老朋友”也充满了怀疑,loser还是开始徒劳的撕扯起阻拦在门上的带刺的花蔓。

她听到那后方传来的代表着伤痛的声音,也听到了六个人类灵魂救援的声音。最后,一片静寂,连空气都不会流动的地方,传过来flower的呜咽声。
“我就是不明白!”
她闯进去,仅听到了最后的这一句话。frisk沉默地看着她。

*六个人类灵魂消散了。

frisk看起来想结束这个旅途。loser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好。
她们并肩向前走去。

———

“……伟大的frisk用她的魅力,征服了那个脾气有些坏的Papyrus!”
frisk听着loser讲她的旅程,她的朋友们。

被困在这个黑暗地带不知道有多久了,时间长到frisk看见loser死也不会惊讶了。原本应有的退出的选项像是未加载完毕一样子没有出现,她被困在了这里。可能是永远。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片黑暗在她的记忆里所占的比重已经足够大到使她认为“这就是永远”了。

虽然不会饿,但是身上的伤口也无法回复,无法睡着但也无法清醒。装备的选项同样子无法打开,她连回复血都做不到。
很疼。
……但是她还是充满了决心!

loser一直都试图使frisk打起精神,不要放弃,就像她一样。为此,她毫不吝啬地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如果真的要全部说出来的话可能要费上好几年呢!她这么告诉过frisk,然后被反过来安慰了。

*有 电 话 打 过 来 了。
loser高昂的音调也盖不过手机发出的声音,尽管不知道多久没能使用它了,frisk还是以极快的速度接了起来。

因为已经有点忘记怎么说话了,所以她犹豫了下,对面的声音先一步传了过来。
“有人在听么?”
*你试图求救。
*但是没有人听得到。
“……无论如何,我继续了。”
*你很伤心,但是你认为你之后就能够重置了。

“所以……无论你在哪,坚持下去,好么?就当是为了我们。”
当然,我会坚持下去的。

尽管没有说出话来,但是还是被鼓舞起的frisk开心地打算告诉另一个自己。她现在可以退出了!
“哇,我真为你感到高兴!”loser自豪地拍拍胸脯,然后咳出一口血继续说,“那么你现在就打算重置了?嗯,事情越快解决越好!伟大的frisk很支持你的这个选择!”

frisk退出然后重置,flower跑了出来,告诉了她她的不足。
多去和Alphys交流么,原来如此。她带着这个忠告,从花丛中醒过来。

只身一人。

———

loser早就预见了这样子的结果。
时空的动荡能够被轻微地感受到,现在frisk估计已经在最初的地方了。

这次她会和每个人成为好友,然后破开结界,来到地表,看那久逢了的朝阳。
在结界里面的话,可能会被一起破开吧?

murder无法去地面上屠杀。这样子的话,只要她能够完成一个好结局,这个时空就能够被拯救了…?

太好了。

她看到了代表着pe线结尾的吸收了六个灵魂的asriel,看到六色的人类灵魂和繁多的白色怪物灵魂被聚在一起,看到那束白色的光。

*结 界 破 碎 了。
loser也随之一起,化作了粉末。

但是再给她一些时间,她就可以再次复活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吧?

———

murder瞬移到了王座处,解决掉一些走的较慢的怪物后,他决定直接到这里来一举拿下那些exp。这次到达的时间点有些靠后,但是并不阻碍他的行动。
首先要解决掉人类。六个灵魂都消失了这一点使他有些不悦,也不想再浪费时间。

然后
“怎么又***是你啊!”愤怒地骂出了声音。

loser迅速躲过三发gb炮的射击,然后被第四只炮打中了胸口,直接死掉。

等到再活过来,就只剩下frisk和sans了。
蓝黄色的审判眼和红蓝色的审判眼相互对峙着。

在sans把murder摔到墙上后,被上方的gb炮直接轰灭成了尘埃,这场他连件衣服都没能留下来。frisk近乎是绝望的心情,放弃了思考任何事情。
*快逃!
直觉这么说着。
但是她拒绝了直觉。

loser把被摔过来的murder一把抓住,不顾同时被骨刺戳穿的身体,用着最快的速度向出口跑去。
通往地上的出口。

“重置!”用最后的力气喊完之后,她就倒下了。
在murder瞬移之前,frisk退出并按下了重置。
这可不会被你那该死的时空小把戏阻拦。

———

“现在…咳,我们谁…都,出不去了。”loser以宣判的口吻说出了这句话。然后被愤怒的murder再一次轰碎成了残渣。
结界重新建立起,他们两个就这样子滑稽的被卡在了里面。
等待着死亡。

“你不是应该早就习惯了么?”应该开心的,尽管她做不到,但她还是很努力表现的喜悦与嘲讽。“等待着下一场死亡,我们都是一样子的。”

murder放弃了在骨生最后的争吵与屠杀。“嘿…bro,这可不太妙啊。”他懒散地瘫了下来,对着空无一物的地方说话,loser觉得那真是该死的像她的sans,“总之,我想这就是结束了,huh?”
“是的。”loser用露出十六个牙齿的微笑回复他,“这就是结束了!”
“我没有在跟你说话。”
“我也没有在跟你说话。”




←←←←←←




【并不靠谱的隐藏结局:福走了中立线,然后被murder进门杀。】
【更不靠谱的隐·隐藏结局:福走了屠杀线,然后把murder进门杀。】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不对。

因为小王子破结界时是把灵魂都放出来,自己也变成柔弱形态,所以像murder那样子都变成exp的话应该用不了灵魂破结界吧……?
【最不靠谱的密隐·隐藏结局:murder一把轰碎了结界自己跑了出去,这个时空被破坏,loser只能被永远困在这里。】

码字时突然冒出的段子:
【他便涨蓝了脸,争辩道:“做研究不能算人体实验……研究!……审判者的事,能算偷偷人体实验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时空穿梭”,什么“gaster”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长廊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矮子的开头字母都是小写。

设定来源于太太回复的ask,既然重置后位置不变的话……嗯。我就只能想出这么怼了
另,我提议让murder掉岩浆被否定了,伤心。

很努力地思考怎样干掉这个矮子的我所产出的结果。
唯一的遗憾就是炖不了骨头汤了,但是骨粉应该可以美容吧……?

…那个,寻人启事…?

我就信了你的邪

au:loser!frisk (和不含没有差别

既然太太说是cp虽然股已经崩盘了但是最起码曾经大概存在过的配对:Papyrus x (loser!)Frisk x Sans (大概)

囧神太太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和老虚几原田中并排了

可能含有令人不适的描写。

OK?



→→→→→→



“heh……听得到么?”
周围是连风拂下雪花的声音都没有的寂静,无论是狂风呼啸还是小鸟歌唱,在这片死寂的森林中都不会有所体现。

这里离镇子很远,但仍冠有雪的名字,在与遗迹门后的那位女士结识之前,这里也是sans常去的地方——用一些捷径到达。

所以他并不清楚这里的情况。

但无论如何,除了Papyrus实验他的一些不那么能够让人体会到雪镇的友好的谜题,这里几乎没什么人来,包括那些皇家守卫。
'因为这里处于地图之外,人类不可能到达'——Frisk曾经说出过这种不得了的消息,但是没人深究它。

Frisk。
sans能够自顾自的在静默中说话,但他现在。很难吐露出这个名字。

当他紧跟着监视她的时候,他叫她“human”或是“kiddo”,而当他们的距离更加紧密,身心的距离都贴近的时候,基本上是一个手势、一个眼神就可以表达意思。

而现在这种局面,在他已经能够理解发生了什么之后,用着像是呼唤那个平常的人类一样子的语气来喊出这个名字,则更是困难。

谁会认真的呼唤一具尸体呢?
(谁会拥抱一个骷髅呢?)

骨刺带着微发黄的颜色伫立在雪地中,像是洁白的纸面上染了茶渍一样,明明都是白色却永远不会令人认为他们会融合到一起。

嘿,那些红色的是钢笔滴落的红墨水混成的水迹,而旁边的赤红则是幼儿无心的涂鸦么?

别做梦了。

赤红色的围巾已经只剩下一半,其余部分则是化为了黑色的碳末,和那连微风也能够带走的尘埃混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落在熔化而又凝固的铁上。

而那另外的红来源于人类,骨刺穿透了她还未成长开来的身体,将她举到了半空中,血液顺着骨干滑下,从指尖滴下,由脸颊流下,化开了一片雪地后又重新结在一起,看来这些“水”不足以让木苗发芽呢。

sans想起来了那个“破掉的番茄酱瓶子”的比喻,但是他真的没有力气笑了。

Frisk现在看起来确实像是骷髅放在了番茄酱瓶子里,然后瓶子被打破,红色的液体淅沥沥地流出来,就剩下了还带着点红的骸骨,上面理应有着番茄酸甜的香气。

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

他靠近了那片充满死亡气息的区域。

胸口、小臂、大腿、侧腹,以及更多,她的这些位置都被骨刺穿透——他发现最为显眼的胸前的伤口是被“臂骨”穿透,它们并不锐利,完全不适合刺穿而只适合击打,但毫无疑问,肌肉随着纹理撕裂、血管条条崩断、肋骨在外力下被强行分开,这所带来的疼痛是要超过普通的尖刺的。

他操控着重力,用着大概是他所能控制的最快的速度将Frisk的尸体从骨丛之中取下,像是摘下一朵绽放的花。

即使如此,他还是能够听见二度受伤的身体的呻吟,像是凝冰破碎的血液与断裂处的骨渣,结块的黄色脂肪块和不堪外力的内脏碎片掉落在血水凝成的冰面上的噼啪声。

正面面对尸体,至今为止可能只有三个怪物做过。Asgore、Toriel,现在要加上他,sans。这是一件悲哀的工作,可能也体现出了人类的残酷——哪怕是死,也要让爱他的人难过。

他试图去合上Frisk的双眼,但是那充血的眼也几乎被冰所冻结,让他费了一番力气,也使他的手套上沾满了血液——多可笑,死掉的人类就没有温度了,骷髅却有。那温度足以融化坚冰。

最后,她被摆成了一个很适合安眠的姿势。

Papyrus留下的粉末被微风带走了大半部分,正巧,像是命运开的玩笑,它们几乎全部落到了Frisk的身上,就像是草莓蛋糕上的糖霜。

sans拾起唯一一件还残留着它本来面貌的衣物,那条已经没了一半的围巾,哪怕它已经残破焦黑,也将其认真的叠正,放到Frisk的手上。

“拿好它。”他轻声微念,“我还要去做……一件必须完成的工作。”

然后,他脱下被鲜血染红的半潮湿的手套,用着自己的骨掌艰难的收敛起粉末,将它们洒在她的尸身上。洁白的尘埃由他骨骼中的缝隙洒下,细细扬扬,不像Papyrus一样活泼。

他暗笑了下。然后被悲哀淹没。

细尘落下。

Frisk身上少有完好的地方了,粉末融入了伤口里,在刚刚微化的血水之中,白色瞬间被红色吞没。

“我兄弟最喜欢你了,所以……”
所以什么呢?

死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他比谁再都清楚不过。

再之后,他转身离去。还有一场“审判”正等着他。
一场审判者被杀掉的审判。







大概过了花朵没人照顾而衰败、死亡、干枯、落满灰尘那么长的时间。

融入伤口的洁白怪物粉末、同样洁白破碎的怪物灵魂、赤红的血液、同样赤红的决心,四者混合为了一体。

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红色的世界和手中叠得整整齐齐的红色围巾。

“Papy…ru…s……?”



←←←←←←



*最起码,这次她不需要那么费力爬出来了。

心疼一下出现了一整篇最后却根本没被惦记的sans。
我不喜欢把sans的开头字母大写因为我觉得那样子显得他很高(。
而且本来是打算让他公主抱福的来着,想想身高,算了
哎呀你们都在关注身高23333

写手弃坑的原因

有太太的粮我还为什么要割腿肉呢

LR:

笑死了xDDDD
雖然不是寫手但有種感同身受的FU


一只兔子:



micaryn:

  



   


10,12,14

   

   

   

   

皮喵:

   

   

   



    

    

    


基本上,作者不更新甚至弃坑包括以下原因:

    

    

    

    

    

    

    


1、圈子太冷所以爬墙。

    

    

    

    

    

    

    


2、圈子不冷就是要爬墙。

    

    

    

    

    

    

    


3、没有爬墙但三次元太忙。

    

    

    

    

    

    

    


4、没有爬墙三次元也不忙但是渣游戏。

    

    

    

    

    

    

    


5、被官方喂屎感觉爱不下去。

    

    

    

    

    

    

    


6、被官方喂屎强行毁三观从此沉迷造雷喂毒奶(这种通常会伴随着画风突变)。

    

    

    

    

    

    

    


7、官方没有喂屎但吃到了自家太太的毒奶从此三观被毁怀疑人生。

    

    

    

    

    

    

    


8、官方没有喂屎三观良好但是因为完结圈子变冷想爱却没有能力爱下去。

    

    

    

    

    

    

    


9、官方偶尔发糖三观良好但是写手码文龟速常年码不完索性弃坑。

    

    

    

    

    

    

    


10、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是因为夹杂了其他cp而写手本身不会写副cp严重卡文索性弃坑。

    

    

    

    

    

    

    


11、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是因为常常脑洞大开主线剧情一天三变严重卡文索性弃坑。

    

    

    

    

    

    

    


12、写手码文速度尚可但热衷于开脑洞挖坑以致于旧坑被遗忘所以弃坑。

    

    

    

    

    

    

    


13、写手更新速度太慢偶尔一更发现没有人看从此怀疑人生愤世嫉俗觉得你们不哄本宝宝本宝宝就不更新。

    

    

    

    

    

    

    


14、写手三观正直乐观坚强偶尔一更发现没有人看觉得太好了反正没人看就算坑了也没关系。

    

    

    

    

    

    

    


15、写手记性太差没有人催更就把旧坑忘记的。

    

    

    

    

    

    

    


16、写手记性良好有人催更但是因为常年沉迷R18不可自拔不想写。

    

    

    

    

    

    

    


17、写手记性品行都良好对R18嗤之以鼻不更新是为了闭门造车搞事情。

    

    

    

    

    

    

    


18、写手记性良好但过于热衷py交易精力都用于交易无力再撒土填坑。

    

    

    

    

    

    

    


19、写手勤奋撒土但因为造雷或者文章有争议点被挂被吐槽而写手本人从此被开除粉籍无力再撒土。

    

    

    

    

    

    

    


20、写手是大神被其他写手排挤恶意刷差评。

    

    

    

    

    

    

    


21、写手是小透明被太太们喂得太饱懒得动笔。

    

    

    

    

    

    

    


22、写手是个太太常年被催更没有人投喂饿得慌无力再割大腿肉。

    

    

    

    

    

    

    


23、写手常年被催更就是不想写。

    

    

    

    

    

    

    



    

    

    

    

    

    

    


其实,综合起来就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写

    

    

    

    

    

    

    



    

    

    

    

    

    

    


#今天,你家太太更新了吗?

    

    

    

    

    

    

    


#所以,我可以弃坑了吗?

    

    

    

    

    

    

    


#骚年,你经历过绝望吗?

    

    

    

    

    

    

    



    

    

    

    

    

    

    



    

    

    

   
   

  
 

我不行我要挂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义:你看着我的枪再说一遍?
假妈就是假妈 @正氧烷

礼节性的帮她找下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