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沨

坑品极差
极差

我流骨兄弟(帕):
两个都是g的人造人
用于战斗的帕和用于侦查的衫
帕被制造成无法与其他生物共情但依赖衫的那种,结果他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绝对不下死手。
不知人间疾苦,但自我性圣母的帕。
He can't  understand but he still.
人造英雄。
帕帕帕帕帕帕帕帕。
想吸帕
请让我吸到天然白的帕
帕。
(死)

阅历不够写车的后果就是我( *`ω´)更新?不存在的

某座山丘:

阅历不够就别写车。


开车的求求你们多读点书好吗?这个圈子这么小,你有借鉴一眼就看出来了。


abo好啊,不是说abo不好,问题你们都一个套路是什么意思???借鉴了的话求你们明说,一个个凭着自己仅有的那么点abo知识,写出来的东西能不像吗?


我就不明说是谁了,求你们慎重对待创意和作品。


开车这种东西就算是名作里也有得看,别的不说梁羽生著名的生命的大和谐知道吧?六个字用在好几本书里但就是没有重复、看起来就是舒服啊。


一个道理,abo的套路多了去了,怎么到你们手里永...

七夜谈——第二夜


cp:sfs,攻受无差
pe后
ooc!ooc!ooc!
我…我就想让他俩“打出血后再舌吻”……sans比一般同人中显得年轻,Frisk显得年长……也许互损吧
鬼知道算不算的双向单箭头

OK?

→→→→→→

火焰。
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明明蜡烛也好,火柴也好,都是我先(买)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为什么你燃烧得这么熟练呢,你都燃烧过多少次了啊!

好吧这还是第一次。虽然并不值得为此高兴。大家好我还是你们爱的主角Frisk,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来,让我们一起用心去感受这火焰的温度,这是光芒,是决心的热量,是爱的颜色!
……糟糕了搞砸了怎么灭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子,你看上去有点…着...

如果偶像事变的SRTP加到frisk身上……!!
不,再引申,如果SRTP治疗者·前杀人、强奸少年犯·Frisk,落入Underlust的世界……!
还有Chara!再加上他……!天啊天啊天啊天啊天啊我克制不住我自己了!怎么办想开坑好想开坑……

【sfs】七夜谈——第一夜


cp:sfs,攻受无差,性向无差
pe后
ooc!ooc!ooc!
互损组(。
双向单箭头…大概
(不要相信开头,这一点也不严肃)

OK?

→→→→→→

他也曾想要尖叫。

在自己黑暗的房间里看着虚空,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要消失。努力毫无价值。有什么在隐隐作痛,尽管没有心脏,但还是感觉心中有所空缺。内心的痛苦、恐惧、愤怒、悲哀,像黑泥一般的负面情绪想要随着大喊发泄出来,想要顺着伤口流出来。

不过,太过弱小以至于造出伤口的话就代表着死亡。不能死。
那就喊出来。

但是,不能够引起别人的注意。因此声音就留在了喉咙,张大的嘴巴发出一股气音,眼睛眯起来什么也看不到,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压住身体的东西似乎跑出去...

【自家au介绍】PsychosisTale

一个用中文说会很羞耻的au名。
精神病传说……谁能帮我把它美化一下(。

(是的我整理了一下又发上来了)

背景:

在远离城市的郊外,有着一所精神病院——Ebott病院。
简直就是为了恐怖故事而存在的设定,事实上,那确实有着某些传闻
「去了那座山的人,都没能回来…」
据传,一个世纪以来,逃出精神病院的患者,凡是没被抓回来的人,都在那里失去了性命。
当然,是否真的是逃出精神病院而不是被送过去,完全没有行事能力的患者怎么可能跑到那么远的山上,就不是需要在此讨论的了。

人物设定:
Determination:
Chara:
第一个被失踪的患者,掉下去的人,性别设定为男
躁狂症【永远的情绪高涨,笑容满面】【容易激动】
因为疾病而无法...

随笔

人类组
pe后
脑内黑泥
同框即是糖

OK?

→→→

“我们是挡在所有人幸福的道路上的一个威胁。”
Frisk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悬浮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Chara背靠着她坐着。
“Chara,你也觉得我应该死掉么?”
她想了想,回复:“为什么是‘也’?”
女孩的表情一下子阴翳起来。“是谁?Sans?还是其他的哪个家伙,让你觉得,你应该死?”
Frisk轻轻摇头。“是我自己。”
“只要决心死掉,不再有留恋,那就可以彻底结束了吧?”她再度提问。
“……可是你肯定还对这个世界有所期待。”Chara干巴巴地指出她话语中的漏洞。
Frisk再一次摇了摇头:“你在回避我的问题,Chara。”
Chara消沉下去...

错位全等

Disbelief!Papyrus 和 Geno!sans 的,大概是友情/亲情向的吧…
文内Papyrus就是全然不信——你不能让我直接这么叫,我拒绝。
geno还没有遇见福的时间点。

本来想去问亲友:怎样表达自己对点赞推荐评论的天使们的感谢
然后用所剩无几的大脑思考了下,结果肯定是——滚去写完。
哦。
(委屈地缩成一团.jpg)

主旨不明,语意混乱,细思极恐,人物崩坏,时间线混乱——以上皆有。
因为实在搞不懂g的存在意义所以…哎嘿。

我知道有bug,最开始的geno没有白糊糊但是我懒得改(。就当他害羞吧(。

OK?

→→→→→→

Papyrus并不想给别人带来痛苦但是他必须这么做。
橙色的光芒像泪水一样在他的右眼中...

Golden slumbers


cp:underfell的sf

这次是真糖,真真的。

我流芥末。我流fell福。
直白点说就是OOC…………预警一下
对fell的人的性格把握不太好……在混账和傲娇之间我有点迷茫……

私自添加的福的属性:女,孩子,金瞳
【天使是固有属性!】手动加粗

题目是曲名,推荐去听。
听说粗话会被屏蔽,所以我就自己帮你们屏蔽成****了,看的时候请自我脑中补全吧哎嘿☆彡

OK?

→→→→→→

Frisk一沾上枕头就陷入了沉眠。
尽管sans的床单因为不常清洗而有些发硬,并除了一层薄薄的单子外就只剩下坚硬的木板,上面还带着些芥末酱的气味,她还是以惊人的速度睡着了。
sans甚至为此担心地探测了下她是否还有呼吸。

她的那朵小花朋友迅速的...

…考尔比那里有个坏了的点唱机
改房间号能到音乐试听间,里面有g爹的曲子
umm……(大概有40m的cp滤镜)
但是这到底算双g糖还是刀……

“这是一些我和追随者编的曲子…放到这个点唱机里了。”
“……”
“是的,那首是我的…还不错?嘿。
告诉你个事情,接下来你换不了别的曲子了。”
“?”
“这样子你就一直只能听着我了。”
“……///”
——————可能是很久,也可能没有多久后——————
*点唱机坏了。
“考尔比说那台机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那里,一直都是坏的。”
“我们没人听过那里的曲子。”

©時-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