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沨

坑品极差
极差

Golden slumbers


cp:underfell的sf

这次是真糖,真真的。

我流芥末。我流fell福。
直白点说就是OOC…………预警一下
对fell的人的性格把握不太好……在混账和傲娇之间我有点迷茫……

私自添加的福的属性:女,孩子,金瞳
【天使是固有属性!】手动加粗

题目是曲名,推荐去听。
听说粗话会被屏蔽,所以我就自己帮你们屏蔽成****了,看的时候请自我脑中补全吧哎嘿☆彡





OK?






→→→→→→






Frisk一沾上枕头就陷入了沉眠。
尽管sans的床单因为不常清洗而有些发硬,并除了一层薄薄的单子外就只剩下坚硬的木板,上面还带着些芥末酱的气味,她还是以惊人的速度睡着了。
sans甚至为此担心地探测了下她是否还有呼吸。

她的那朵小花朋友迅速的从放在床下的靴子中钻出来恶狠狠地盯着他。
他摆手,表达出现在不是争吵或打架的好时机。Frisk虽然睡熟了,但紧紧攥住被子的手和颤动的眼皮却表现出她随时可能会被惊醒。
这朵花去尝试安抚女孩了,sans看着它做无用功。在睡眠中仍保持警惕是这个世界居民的必备技能——你无法要求敌人和你同时间睡觉,除非你们来了一炮。

Frisk在梦中的经历明显很不好,她翻了个身,脸朝的方向正是盘腿坐在地上的sans的方向。然后她醒了。
sans看到了百年一遇的Frisk睁大双眼的景色。很美丽的金色,像花朵一般,因此也令人想要摧毁,想要令其沾染上血污。看来她选择隐藏起它们是对的。
不过他并没打算对此多做评价。他只是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左手撑住脸,另一只手懒散地举上去,打了个招呼:“嘿呀。”

“你看上去睡的不是很舒服。如果你想的话我不介意你继续?”在女孩急忙支起身来前挥挥右手,示意她现在还有充分的时间去保证睡眠。
Frisk轻摇头拒绝了他。她坐起来,在揉眼睛的同时把Flowey抱在了怀里。
这家伙放着不管也死不了。——这句话sans还是没说。
于是他也站起来,像个好客的主人一样为他们打开了房门而不是靠什么捷径先走一步。
不是个好主意。

Papyrus在门外站着,以跺脚的频率来看,还站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看到的瞬间,sans出了一头冷汗并且思考怎样最快地在遗书中写下***和****。
然而身后热情约等于不怕死的人类从他旁边探出脑袋,很开心地打了招呼:“嘿,Papyrus!有半小时了吧,好久不见!”
虽然好像刚才的话充满了槽点但是并不打算转职为吐槽役的sans,也只是在Papyrus眼神的威压下紧张地打招呼:“b、boss……你好呀?”
话一出他就恨不得把自己埋到雪澎里面,太蠢了!

Papyrus没有去管他的已经无可救药的垃圾兄弟,而是愤怒——最起码表现起来是愤怒地询问人类:“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哎?”无法准确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人类小姐歪了下头,表达自己的疑惑。
“我说,”Papyrus觉得自己今天的耐心真是好到爆炸,“我给了你电话号码,是为了让你随时、随地的和我联系,不然伟大又可怕的PAPYRUS还要亲自去确认你没有死在随便哪个垃圾手下!”
“同时,”他直白地瞪了眼sans。“你最好解释一下,在你结束了和我的约会后,为什么会跑到这个混账的房间里?!”

因为***爱情,boss。尽管sans是这么想的,但考虑到后果他还是闭嘴了。
Frisk迷茫地说:“因为sans说我应该睡一觉,并且邀请我去他的房间里了=v=✨!”
好的。
某觉得命不久矣的骷髅在考虑跳河以证清白。
天地良心,尽管他确实想做些什么,但是他也确实什么也没干!
哦。Papyrus很明显并不这么认为。于是他笑了下。
“很好,SANS。很好。”
“我**什么也没做!****要是我做了什么她现在能在这站着么!别**那么看我*!”
Frisk:=v=?


——————给骨头收尸的分割线——————


Frisk在瀑布的哨站再一次看到了sans。
他看上去……还活着?
在自家兄弟兼boss的怒火下逃出一条生路的sans摊在自己的岗位上,嘴里还叼着个芥末酱的瓶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
女孩和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怪物小孩打了个招呼,并慰问了下守在回音花旁负责介绍的橙黄色鱼人。两次都没有进入战斗,她开心地趴到桌面上,对看上去生无可恋的骷髅表达了自己的友善。

认为自己只想睡觉的sans,并不打算承认看到人类先去和其他怪物打招呼的气愤,和对自己卖萌的心动。
“不介意与我一起同行吧?”sans直起身,大概直起了有十度左右,刻意使自己的语气保持就像在普通地问是否要来个热狗一样平常、随意。
Frisk的眼睛亮了起来!——虽然她并没有睁开。
Frisk跃跃欲试!
Frisk选择了同——“停!”
啧。sans给不解风情的小花在心中狠狠地记下了一笔。

Flowey忽视了强烈的杀气,并恨铁不成钢地教训起小人类。
“不要别人说什么你就应什么!这些家伙有好心肠么?没有!上一次突然让你去他屋子里睡觉,你知道如果不是我一直盯着会发生什么吗?!”
Frisk想要争辩:“可是,Flowey,Sans他——”
“没门!我跟你说,这些家伙他们很轻易就会背叛你,在你喜悦的时候用刀捅穿你的心脏!你可以待人友善,但是别去主动为自己招惹麻烦!”
被“麻烦”的sans:哇哦好像没有我插话的余地。
于是他选择静看这个人类会作何选择。

Frisk在苦恼于如何劝说自己的好朋友接受sans。
“Flowey……相信我……”“我不相信!”
她没有管它的打断,继续说:“没关系的,只要好好谈一谈,互相接触一下,你们可以彼此了解的。相信我吧,Flowey。你看,”她露出了有点狡诈的微笑,“我们一次都没有死过呢。”
仗着Flowey不愿意暴露出来决心的力量,Frisk用看上去合情合理的理由勉强说服了它。

看着某花闷闷不乐的脸——或者花盘,sans却在思考。他曾对这个人类发起挑战…但是,她却极其灵敏地…躲了过去?”
不,有什么不对。闭上眼睛,他仿佛能够看到无数个死去的人类的尸体。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怀揣着些疑问,他再度提出邀请:“grillby's?”
“好呀。”女孩抬起脸回以笑容。


——————突然脸红.jpg——————


帮人类挡住皇家卫队们要么摸头要么死的目光,向宰客成性的Grillby点了份薯条,在之后的等待时间里两个人陷入了阵沉默。
喔,也许不算sans。他在暗爽。
在女孩用其实并不怎么好吃的薯条塞满口,并露出像是第一次吃到食物的惊喜表情,默默欣赏完景色的sans开口了:
“你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么?”
他凝固了周围的时间,不等人类观察完周围突然安静的人群,他继续说:
“残暴的鱼人,她不会给你丝毫准备的时间就会在瞬间用长矛把你捅穿;穷疯了的蜘蛛,它们不榨干你身上的最后一点钱就不会放你走;脑子有问题的机器人,那种东西沉迷于用血腥和暴力吸引眼球;皇室科学家……她的人体试验正缺材料。这些,你准备好面对了么?”

人类沉默着,坚定地点头。
他的表情并没有为此放松下来:“最后,我们的王。是一个逼疯他人,用暴政统治地下,灭除全部反对声音的混账。他不值得丝毫怜悯,甚至不会给你宽恕的时间,而你仍然……?”
是的,我仍然。人类在心中回答他。
“即使如此,我依旧坚信他们都会变好。而且,”女孩笑眯了眼睛,“Sans,还有你会一直帮助我,不是么?”
被突然调情的sans恼羞成怒了,并且选择瞬间回到岗位上。
被丢下的Frisk:嘿嘿嘿。


——————然后自己走回去的某人类——————


不出意料的在瀑布的哨站再一次看到了sans。
这一次,女孩直奔他而去——感觉被抛下了的怪物小孩露出了危险的表情——无视了直直盯死在后背上的火热的眼神,向正打算远程辱骂Grillby为什么今天一份薯条那么多还比原来的好吃的sans,提出了邀请:
“嘿Sans!”
啥事?sans在心里回复,顺带逃避了似乎正在闪闪发亮的兴奋状态的女孩…自从看到那双美丽的眼睛后,他的眼前就一直是那个金黄的颜色。
#感觉我的天使在发光#
#可爱,想*#
Frisk稍微显得得意洋洋了些,然后学着某种绅士一样,右手虚搭在左胸前,半弯下腰——“咳嗯!那么……”
“不介意与我一起同行吧?”
Flowey:惊恐.jpg

*你对Sans使用了调情!
*Sans,恼羞成怒!
*Sans看上去正在准备一发骨龙炮攻击。也许你刚才不应该那么干的……?
*Sans好像想到了什么。
*Sans停止了攻击。
*但是Sans的脸依旧因为某些原因红着。
*Sans…逃跑了?
*你赢得了战斗…大概。
*你获得了50G。
脱离战斗模式的人类,和紧张备战的小花,也许还要加上一个旁白,迷茫地看着sans瞬间不见,还留下了一笔钱。

“……说实话,我开始不懂了。”Flowey收好钱,用叶子拍拍Frisk的脑袋,示意她可以继续走了。“这是你们现代流行的谈恋爱的方式么?”
“!”Frisk像是鬼见了死神一样惊悚,“我们已经发展到了那个地步了么??”
以地下现在的开放程度来说,是的,已经可以去来一发了。Flowey想。但是考虑到在某方面较为纯情的女孩,它默默闭嘴,再拍拍她的头,“好了,别想那么多,出发吧!”
第一步Frisk同手同脚地走出去了。
Frisk,在这里口花花是会遭报应的。真的很想提醒她的小花,在想到这个人的战果后,只是默默期待不要在不合适的时机对不合适的人调情。


——————忘记瀑布地图懒得写了的分割线——————


“***的小**你***别***跑了!”
Undyne狂怒地在后方发出嘶吼。哦这句描写听上去有点像写狗,我的错,可能她被队友们传染了吧。
第十四次死亡仍未逃出第四张地图,Flowey绝望捂脸。
不过幸好,某一位放言只是要关怀一只崇拜自己的宠物不会随随便便地死在外面的高个儿骷髅及时地打来了电话。
并没有等待别人接完电话再继续的良好品德的Undyne,只准备等那个人类因为电话而分心的时候狠狠地捅碎她的心脏。
然而话筒里传来的嘶哑刺耳听了就让人想爆粗口(by Undyne)的声音还是让她停下脚步,站稳,避免自己因为太过愤怒而摔倒,接着用绝对能传到电话对面那里的人的声音大喊:

“Papyrus我***你个**为什么给这个***打电话还有你刚才是不是骂了我是脑子里只有肌肉的****鱼人?!”明明我脑子里还有Al——等等这个人类跑了!
爱你,Papyrus。趁Undyne停下脚步的时候,Frisk迅速跑到下一张地图。
然后,再度,pikapika。
“Sans!”
看到了关系颇好而且有进一步发展趋向的友人,Frisk当然很惊喜。
不过在跑过去之前她还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如果让那个看上去就很不好惹的鱼人发现Sans正在和她说话…
于是Frisk仅仅满含怨念地看了一眼并打算继续向右跑。

只是在她把身子转向右边的那一刻,眼前的景象飞速放大后移,一晃眼,她就“跑”到了桥的尽头。
咦?Frisk想转过头看自己刚刚所处的位置,只是她的转身似乎被Undyne视作了挑衅,于是鱼人怒气冲冲地直奔过来。
一步,热。
两步,***热。
三步,****我要死了*。
四步,我记得这里好像有水…
五步…没了。
扑通。

嘿嘿。sans在后方无声嘲笑。
他看着Frisk小心翼翼地接了一杯水,往鱼人口里缓缓倒过去——
啊,手被抓住了。
Undyne把半杯水直接扑向自己的脸。
他放心地坐下,然后在鱼人直起身看到这边前迅速撤离。

Undyne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对待这个人类。
一般来说,她是应该抓住这个家伙,然后交给国王的。哪怕这个人类给了她水,背叛对于地底来说也很平常,这家伙之前一直不攻击而只是逃跑也不过是因为懦弱,所以她并不在乎!
她只是,呃,不想再让那个**国王得逞了!而且她还需要抓紧时间去教训Papyrus!对,就是这么简单!
所以Undyne爬起来,忍受着炎热,深深地看了人类一眼,忽视对方眼内的仁慈,毫不犹豫甚至有些洋洋得意地离去。

Frisk放松地舒了口气。她往回走,希望在探索新地图前存一个档。
看到岗位上的sans不见了,她还遗憾地过去瞅了眼。不出所料又是一大堆没什么变化的调料瓶子。不过为什么这上面有——“唔噗。”
她迅速后退。
面对着“侵占”了他的岗位的人类,sans还是想为她直勾勾地盯着哨站顶,就像看到了灵异事件——虽然也差不多——一样的眼神发笑。
顺带吓唬一下她。


——————友(打)善(情)聊(骂)天(俏)——————


——————热域地图忘了不写了——————


“所以你终于做到了。”
“你旅途的终点触手可及。”
“现在,你将接受审判。”
sans破坏了严肃的气氛:“不过说实话,咱们都知道…你啥错事也没干,对吧?”
“理论上讲,我是应该告诉你什么love什么exp的意义的,不过那些你的小花朋友早就告诉你了,哈?”
他懒洋洋地斜靠在柱子上:“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孩子,精神点,国王可就在前面呢,虽然他完全就是一个不听劝的自顾自的暴君,但是你只需要像你自己一样就足以应对了。”如果事情真的无可挽回…那他也能想出解决的方法。

就这么简单?看到存档点而紧张的Frisk迷茫了。
“嗯?怎么,你还想跟我再打一次么?”他嗤笑,回复人类的疑惑。
“拜托,那根本毫无意义。既然你第一次就能够从我这里活下去,那再来一次……等一下。”
sans仔细地凝视女孩脸上的不自然的表情。“你的那个表情……”
“那是死过不止一次的人才会露出来的,而且,还是由我造成?”
被直接点出真相,一向认为不会被发现的Frisk和Flowey都情不自禁表现出了惊讶。
哇哦。只是诈一下的sans也惊讶了。

“……时空穿越者,嗯?”虽然想着自己的民科(划)研究,但sans还是像无所谓一样安抚了女孩。“拜托,这根本没什么出奇的。你能活下来就足够特殊了。”
没有才**怪了!——尽管内心波涛汹涌,表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sans,第一次对人类的未来抱有了份信心。
看来不用我出手了。送走充满决心的人类,sans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哦,对了,papyrus,
他打了个电话:“…boss?”
“干啥?”Papyrus低沉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另附带 如果没事找事就杀了你 的威胁。
“呃,你让盯着的,那个人——”
“****她出事了?”
“不,我的意思是,她大概就要和国王对上了。”

然后sans就听见了他兄弟的大喊:“**Undyne你别***继续和Alphys鬼混了跟我一块去趟王城!”
“……*你***要是没有理由…”
“那个人类***要自己和Asgore对上了!”
“…她****疯了?Alphys我们走!”
“MTT!过来!”
sans大概是人生中第一次主动挂了和他兄弟的电话。
然后一抬头:
“我听说…我的孩子在这前方?”

“Sans,告诉我,那个人类是否在那边?”Toriel询问她的友人。
“哟,toriel。她是在那里没错……不过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要在遗迹那里待到死么。
Toriel不屑地撇头:“呵,我不能坐视可悲的Asgore再一次夺走我的孩子!”她撇了眼过来的方向,“看来那些年轻人也要到了,我先走一步。”
sans目送她虽然语调平稳,但步伐还是急匆匆地向那头赶去。


——————因为我不知道fell的pe到底是怎样所以就自己脑补小花偷偷吸收六人类灵魂然后羞答答地把他们捆起来取灵魂破坏结界再还回去吧——————


夜晚。
“这就是结局了。”
Frisk听见瞬移进她屋子里的sans这么说。
她第一次主动睁开双眼,喜悦地说:“一个好结局。”
“确实。”sans点头,“你真的成功让全部人都喜欢上你了。”
“那么——”骷髅想就于 明我先双快乐为何熟你到底爱我们中的谁 这个严肃的话题好好谈谈,但被打断了。
“Sans。”
Frisk非常严肃地抬头看着他,金色的眼睛反射着月光,闪闪发亮,里面似乎有点点繁星。
“我爱你。”

sans差一点就瞬移走人了。
不过,等待他用并不存在的大脑好好思考完毕,震惊地看向女孩时。
Frisk已经没有一点防备的,可能是为了逃避自己造成的局面而瞬间睡着了。
有那么一刹那,他是真想用骨龙炮轰过去的。
不过在看到对方带着微笑的安心的睡颜后,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不能再杀她一次了。
“晚安。”
他为露出了与在地下时截然不同的、幸福又毫不设防的表情的Frisk盖好了被子。
愿你看见金色梦乡。
而我,沉浸在你眼中的金色里。







←←←←←←






哎呀居然能写这么多,我真了不起。(突然自豪.jpg

原本在想摩登时代+传说之下不知道为什么就去写金色梦乡了…

感想:一千个人笔下有一千个fellsans。
因为歌实在是太温柔了没痴汉起来,唉。(推卸责任

和亲友儿唠嗑,我:说起来这不是恋童么
亲友:是啊,因为物种差不明显
我:都是这个骨头太矮的错!
我:就像一个成年吉娃娃和幼年金毛!
亲友:看起来像早恋

评论(14)
热度(73)
©時-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