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沨

坑品极差
极差

随笔

人类组
pe后
脑内黑泥
同框即是糖

OK?

→→→

“我们是挡在所有人幸福的道路上的一个威胁。”
Frisk面无表情地说道。
“是悬浮在他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Chara背靠着她坐着。
“Chara,你也觉得我应该死掉么?”
她想了想,回复:“为什么是‘也’?”
女孩的表情一下子阴翳起来。“是谁?Sans?还是其他的哪个家伙,让你觉得,你应该死?”
Frisk轻轻摇头。“是我自己。”
“只要决心死掉,不再有留恋,那就可以彻底结束了吧?”她再度提问。
“……可是你肯定还对这个世界有所期待。”Chara干巴巴地指出她话语中的漏洞。
Frisk再一次摇了摇头:“你在回避我的问题,Chara。”
Chara消沉下去了。
“…不,你不应该死。那一点都不是个好主意,大家,无论是谁,都不会赞同的。”
“可是你就是这么做的——用一个人的死亡带来更大的利益,你不也是支持的么?”
“我不是!”Chara突然愤怒地大喊。
“……我不是……拜托,Frisk,别死。算我求你,活下去。”
“可是,为什么呢?”
Frisk像是真的很疑惑一样:“认识到这么多温暖的怪物,我已经心满意足,如果是灵魂的话就已经成佛啦。现在是我为他们作出贡献、回报他们的时候了呀。”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为什么你不能把这个完美的结局看作是你的成果?!这同样是你的选择!”Chara的声音中甚至带有哭腔。“Frisk,别这样。哪怕做了错事,你也已经弥补了,既然你有能力去抹除掉恶果,那你就可以这么做……你没有必要为已经不存在的事情负责的,哪怕负责,也不需要你去死……你应该活下去,去和他们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Chara,那些事情是没有被抹消的。”Frisk摸上自己一直被负罪感压迫的心口。“我还一直记着呢……而且,他们当时的痛苦,是无数个重置也不会被重置的。”
“那些全部!都已经不存在了!”
“是存在的啊……”
Frisk抬头看着眼前的黑暗。“当我的双手沾满尘埃时,我就已经犯下了罪。我是坏人,是杀人犯,是种族灭绝者。”
“总得有人为此负责。”
“……那也没必要去死。”Chara无法理解她。“哪怕是杀死六个孩子的Asgore,现在不也开开心心地去当着他的花匠?”
Frisk想到自己在第一次时就杀死了那位老先生,感到更加难过了。“他也是迫不得已…况且那些人也原谅了他。……他在第一次时也死掉了。”
“哈。”Chara嗤笑。“现在的他可不知道自己付出过死亡的代价!再说,既然你杀的人都已经不存在了,你也不需要去被原谅了!”
“可是我还没有原谅我自己。”
……
一阵静默。
“呐,Chara。”Frisk轻轻地打破沉默。
“一个人,仅仅因为有趣,因为好奇,因为‘想要了解更多’,而去以他人的痛苦为乐……这正确么?”
“到最后我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目标,只想着,只想着怎样才能杀掉他——”
“但是你没有下手。”
Frisk喊出来:“那只是因为你帮了我!即使没有你,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她像是一瞬间失去了全部力气,环抱住自己。
“……我从来不是一个好人。”
Chara转过去,看到她的膝头湿了一片。
“那都过去了。”
她想拍拍肩安慰她,但是手却从肩头穿了过去。

———更新

“……Frisk,”Chara看着她说,“活着才有希望。”
“既然你相信每个人都会有好的一面,既然你的仁慈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成果……你也应该尝试着仁慈你自己。你需要活着去改变你自己。”
“我不愿意对你说狠话,但是,Frisk。死亡只是一种逃避。”
Frisk脸上露出一丝痛苦,而Chara无视了这一点。
“你在逃避你的过错。”
“……逃跑也在宽恕里。”这句话连Frisk自己都想笑。
“但是逃跑的人可不会被宽恕,别强词夺理,我懂的比你多。”Chara飘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逃避可耻但有用。”Frisk转过脸去不看她的眼睛,“你不能否认它的实用效果和后期处理是最方便的。”
Chara都要被气笑了。“你就没想过他们会多难过?”
“这个反而是最简单的。”
Chara感觉她马上就要说出来最恐怖的话了。
“我只需要像那个逝去的怪物小孩一样,一遍一遍地死去,直到被时间线遗忘就可以。
他们会忘记我,然后幸福地生活下去。”
“……那我呢?”
Frisk笑出来了:“Chara,你忘记了,你是个鬼魂!”
“补充一下,一个有决心,有灵魂,而且只是因为身体损坏,自己还想活着的鬼魂。你呢?”
“……啧。”
“别咋舌。”
Frisk不说话了。
Chara看了下天,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对Frisk说:“快到时间了。”
“你走吧。”
于是Frisk从床上睁开双眼。除了像是挂上了重物沉重的心脏不均匀的跳动声和脑袋里嗡嗡的耳鸣,一片安静。
她呼唤着一个人的名字……
但是没有人来。
她说,我可以把身体完全交给你。
但是没有人来。
她说,请告诉我,你不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存在。
但是没有人来。
她说,我觉得我要坚持不下去了。
“但是你还是有让全部人幸福的决心。”
但是没有人来。

———更新

但是还得维持住日常。
她拖着沉重的躯体下了床,走到洗漱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Chara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没有结果的问题就不要问了。”
她可能会像我一样继续剪短,让头发蓬蓬的?不不,她好像喜欢把花朵插在发间,那她应该会留长吧。Chara比我要白好多,搭配上浅栗色的长发和金色的花朵一定漂亮。
最近看到她时,她的眼睛都是红色的,不过那应该不是真正的颜色吧?嗯,尽管红色也非常漂亮,大大的水润的眼睛就像樱桃一样……好像见过她棕色的眼睛……
……算了。别想了。
她开门走出狭小的洗手间。
早饭必须要好好吃,不能再晕倒给别人添麻烦了。她从微波炉中取出温热的牛奶,顺手把面包放了进去,自己坐在餐桌旁慢慢喝着等待。
要是能和Chara坐在一起吃饭就好了,我会为她准备很多巧克力酱的。想吃Tori的派了,可是我还没有学会怎么做,如果可以和她一起学习的话我一定能学会的。
她独自起身,经过餐桌,去拿热好的面包。
要是她坐在这边的话,我就可以用她离得近的理由,让她去给我拿了。她会说什么呢?嗯……‘Frisk你真是奸诈!真懒!这么一点路程都要偷懒!’——?如果她这么对我说,我就回复她:‘就这么一点路程你还不愿意去,你比我还要懒’。Chara的脸绝对会因为辩不过我而更加绯红,而且会气哄哄地过去拿,再狠狠地摔到我面前。
嗯嗯,绝对会这样。Chara真可爱啊。
……我怎么总是想着她啊。
明明根本没办法见到她……停。
她深呼吸。
……好静啊。
小鸟唧唧喳喳从枝头飞过,树的枝条相互碰撞沙沙作响,远处汽车飞驰,我咀嚼着面包。
太安静了。
她喝下最后一口牛奶,重重地放下陶瓷杯,发出“碰”的响声。进屋换了件衣服,拿起昨夜整理好的公文包,Frisk踏出了家门。

评论(5)
热度(13)
©時-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