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沨

坑品极差
极差

【sfs】七夜谈——第一夜


cp:sfs,攻受无差,性向无差
pe后
ooc!ooc!ooc!
互损组(。
双向单箭头…大概
(不要相信开头,这一点也不严肃)

OK?




→→→→→→





他也曾想要尖叫。

在自己黑暗的房间里看着虚空,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要消失。努力毫无价值。有什么在隐隐作痛,尽管没有心脏,但还是感觉心中有所空缺。内心的痛苦、恐惧、愤怒、悲哀,像黑泥一般的负面情绪想要随着大喊发泄出来,想要顺着伤口流出来。

不过,太过弱小以至于造出伤口的话就代表着死亡。不能死。
那就喊出来。

但是,不能够引起别人的注意。因此声音就留在了喉咙,张大的嘴巴发出一股气音,眼睛眯起来什么也看不到,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压住身体的东西似乎跑出去了,似乎没有。

白天,在大家的关注下,必须做回诙谐幽默的好人。没有人会理解自己。因此也不能说出来添麻烦。你看他笑着呢。你看他多幽默。你看他活得多愉快。对对,只需要这种话累计在身上,自己的真面目不可以被发现。

……因此,看到有似乎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存在,大概是开心又恐惧的吧。

一步步地接触,小心翼翼地试探,尝试着把所隐藏的一面展现给他。
在最后拼了一把,堵上自己一直的面具。告诉他,嘿,我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好,实际上我有很多秘密,我是一个骗子,对亲近的人也没有卸下伪装,是个坏家伙……?
即使这样也会被你拥抱么?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说起来倒是很可笑,平时表现的懒懒洋洋,似乎随时都可以睡过去的家伙,在晚上却会失眠?

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月光穿透窗户照在前面的墙壁,sans的思维再一次放空。
怪物们回到了地上。他告诉自己。已经不会有谁死去了。已经没有必要坚持了。
已经不需要为自己是否在做无用功而担忧了……自己也是可以被拯救的。

但是依旧恐惧。恐惧会使人迟疑,而迟疑会把恐惧变为现实……即使如此,他仍为自己那似乎没来由的不安而警惕着。
阴影在脚下不断滋长,余光中似乎有恶魔从其中钻出,他一惊,迅速低头,眼睛无意识的露出蓝色的光芒。

……什么也没有。虚惊一场。
他平静下去,身子慢慢瘫到床上,眼中的光再度回归到白色的一点,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已经盖过了蝉鸣……和耳鸣。
就像是,原子弹爆炸?

不,想什么呢。他捂着脑袋,摇摇头。

“咔哒。”

门被打开了。
他在瞬移走和留下来之间犹豫了下,最终选择相信目前的和平。

Frisk轻手轻脚地走进来。看到他,扯出一个笑容:“我就知道你没睡。”

“……呼…”深呼吸,吸气,吐气。
“我猜你不会没事来找我…grillby's?”他发现自己有些克制不住地脸蓝,不过他努力压制下去。
“好啊。”Frisk把手搭上他伸出的左手。

蓝光闪过,空间一下子扭曲又恢复,眼睛闭上再睁开后就到达了Grillby's——在地面上的分店,之一,的门口。
推门进去。凌晨几乎没人,在狗狗们的作息时间表上目前正是睡觉时间。店内只有Grillby在缓慢地擦着他似乎永远也擦不完的杯子。

sans抬手向他示意,就算是打了个招呼,他头部的火焰也跃动了两下作为回复,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熟练地坐下,并向Grillby要了两份汉堡。在勤劳的火老板下去准备的时间,他问:“那么,”
“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值得我们的大使在夜半时分不辞辛劳地赶来?”

“是因为你美丽的容颜~啊疼。”
顺手狠狠地按了下年龄增长但调情没变的人类的后脑勺,sans脸上仍保持着…嗯,和蔼的微笑。

“好吧,是有关我自己的一些事情……”Frisk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偏向严肃。
贴心的火老板去了后台,昏黄的灯光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不去管之后的对话,看起来还真像一场约会?

“我最近又开始做那些梦了。”
哦噢。sans内心感慨,果然啊。
“来吧,坦白从宽,说一说你最近又搞什么事了?”
“我不是,我没有.jpg……啊不对。不是我的缘故。”

对着sans投过来的不是你的难道是我的原因么你四八四撒的眼神…尽管他可能并没有这么想,在内心把对方模拟成暗黑大魔王的Frisk犹豫着开口:
“我觉得…是快到日子了。”

sans叹气。“……你有什么想法?”
你会放弃么?

Frisk攥紧拳:“这一次,我一定要停止无尽的轮回!”

“这句话你每次都会说一遍吧。”
“…呃噗咳,勇者Frisk被邪恶的魔王打败了。那么,人家就只能,以·身·相·许·了么?”
我才不要。骷髅直白的表达出嫌弃。

———视角转换———

大家好,我是怪物的朋友,人类的代表,造物主的亲孩子,宽恕使用者,拥有可以哺育地底的仁慈的胸怀的世界情人Frisk。顺带一提我目前的人生目标是让在此行业已经最高职业再度升职,让有了钱也不能花的工资再度加薪,当上无论怎么想都要比现在的官位小的CEO,迎娶一个确实白可能富在我眼里最美的矮个儿骷髅顺带性别男……
谢谢大家,我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我去跳M.T.Ebott了。

啊不对,错了。
重来重来。

大家好,我是你们操纵过或者看别人操纵过的主角Frisk。怎么,你知道我是Game character,我知道你是Game player或者Game watcher不行么……等一等有watcher这种东西存在么?
不,抱歉,这不是重点。

因为目前我还要去找的原因,我最近一边一边地做噩梦,说实话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如果你在梦里看到你妈妈被你砍成两截的话你也会感到困扰的。

好的,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关于梦中的事情,我做过么?我曾看过么?
……不知道。另附带一个咸鱼跪地图,谢谢。

我只知道现在是一条和平的时间线,以及我本人并不想去做那种事情。
希望你能对此满意。

好的那么,正义的伙伴Frisk即将走上追求真相的道路!摄影师!灯光!音乐!bgm给我放hopes and dreams!

……你大概能够猜到我刚从MTT那里回来。

于是,目前我正赶往Sans的住所。话说Sans这个家伙晚上都不睡觉的,也不亮灯,有时候连眼睛都不亮,远远看过去还以为死了…虽然骷髅本来就是亡灵系的。
什么?我怎么知道他晚上不睡觉的?……哎嘿嘿////
无论如何,他确实是最能提供给我帮助的。

在上一次…是的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带领怪物们走出地下,第一次能够在舞台上摆出如此完美的姿势么?能么?不能,好的我们继续。

上一次我也做了噩梦。具体日子记不清了,但是和这一回应该没什么差别…而在那之后再过了一周左右,也正是怪物到达地上的一个周年庆,一切都消失了。

你经历过友人兴致勃勃所谈论着该如何庆祝,彩带烟花堆满了纸箱藏在床底,厨房里整日飘着奶油的香甜,上一刻他们欢笑着的脸还映在你眼中,下一刻就是无边的黑暗么?
我猜你没有。……不过我也希望你没有。除了如此伟大、勇敢、富有魅力的Frisk,谁还能坚持的住呢!

总而言之,什么都没了。什么都“Sans”了……这个双关一点也不有趣qaq。

❤️继续 重置
❤️继续 重置
❤️继续 重置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继续都不让点的啊!
只能重置啊!
强制销售?是强制销售吧?强制销售对吧?就像是冰天雪地中听着冷笑话还要卖给你冰棍并且周围没有其他补给脸上还带着拒绝不了的微笑的好棒冰小哥啊!

怀揣着内心的谴责,我还是按下重置了…真,如果你在这待过,你就一刻也不想忍耐这个黑暗了。
黑啊,真他妈黑……抱歉错了。
黑,更黑,还要更黑……
……其实最黑也就那样,习惯了就好。但是太无聊了真的,什么也没有。
连自己都没有。

然后…我就再来了一次。
什么也没有改变。好像幸福的happy ending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真叫人不爽。

于是现在你们能理解我大半夜跑Sans家了?那些觉得我是要夜袭的肮脏的年轻人举起双手?
不哪怕举起来我也看不到的,放下啦。

总之,我靠着自己的花容月貌,成功地在五分钟之内就约到了Sans……不过他不会只是不想打扰Papyrus吧qaq。
怎么办我觉得我说的好有道理Sans你虽然确实是骨头也不要去骨科啊qaq。

怀揣着和正事不沾边的想法,我首先气势汹汹地……调了情。
嗯,按在头上的这个力度,这个触感,我在其中感觉到了……恼火qaq。
我错了我说正事qaq。

严肃,严肃。
我告诉他我又做那些梦了。
……是的,又。我早在刚出来时就把一切和Sans说了。

至于为什么他问我搞事…搞事之后做噩梦不是很正常的么!既然我有这个能力,把它用于视奸有什么错?
……被Sans逮到,还被告知他感知时间线变动的能力大幅度增强(因为我)后,我发现我有错了qaq。

快到日子了。我们大概还有一周的时间…我能找出原因并阻止它么?

这一次我要寻求Sans的帮助。有他在,我肯定是必胜的!
呜哇Sans你不要露出那种嫌弃的眼神了qaq。

———视角转换———

是什么力量,会让一切都消失?
sans咀嚼着嘴里挤上了厚厚番茄酱的汉堡思考。

决心的力量确实无比强大,但是没办法知道这力量的来源。是否有某个存在具有极其大的决心,甚至胜过了frisk?然而这个世界的控制权还是处于他手里,这并不符合目前已知的决心的体现。
虽然用做参考的对象并不多,但已经体现出来了一定的规律。难道会有一个人的决心体现于让frisk做噩梦,然后脱离世界?

……

他扭过头去问已经把眼神黏在他身上的Frisk。
“嘿,kiddo……尽管我并不太想问,但是你和某个人结仇了么?”
想了想,他补充一句。“或者你的某项政策?”

脸上的表情空白了片刻…虽然本来就没什么变化吧。Frisk脑内飞快闪过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
“……我们的厨艺节目可能伤害到了某个狂热粉的味蕾???”
最后他想出最有害的一件事情。

“……那你不是很棒棒,要不要给你‘骨骨’掌。”
看来不是。
不应该对跑综艺节目的时间是坐办公桌的时间的二倍的人做太多阴暗面的期待的。

那么,是什么呢?
脑内各种猜想建立又被否定,最后他决定还是回去慢慢思考……并且还需要知道有关此事的更多详细消息。
于是他提议:“也许我们需要更仔细地探讨下你的梦境的细节?”

然后他看到Frisk的脸迅速红了。
……好、好吧,也许他刚才的话确实有一些歧义,但是他的本意真的只是科学向的交流?

最起码目前不会被人报警然后三年以上了……等一等想什么呢。

所以他毫无撩了就跑的认知地继续说:“不过现在太晚了,你明天还有安排,现在先回去睡觉吧,我自己去思考一下。”

Frisk投来了饱含失落与祈求的目光。
再补充,可怜巴巴的。

哦我的天。

“……我送你?”
sans努力让自己只受到一点点动摇。




←←←←←←

我试试看能不能连更七章…

原本加粗的地方显示不出来,委屈,用❤️了……

评论(6)
热度(35)
©時-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