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沨

坑品极差
极差

七夜谈——第二夜


cp:sfs,攻受无差
pe后
ooc!ooc!ooc!
我…我就想让他俩“打出血后再舌吻”……sans比一般同人中显得年轻,Frisk显得年长……也许互损吧
鬼知道算不算的双向单箭头



OK?







→→→→→→







火焰。
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明明蜡烛也好,火柴也好,都是我先(买)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为什么你燃烧得这么熟练呢,你都燃烧过多少次了啊!

好吧这还是第一次。虽然并不值得为此高兴。大家好我还是你们爱的主角Frisk,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来,让我们一起用心去感受这火焰的温度,这是光芒,是决心的热量,是爱的颜色!
……糟糕了搞砸了怎么灭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子,你看上去有点…着急上“火”?”
旁边还有一个插着兜事不关己讲冷笑话的混蛋!哪怕你长得很帅你也很混蛋!
“给我过来帮把手!”这灭火器真沉…哎怎么喷不出来了不是说好的持续时间很长么商家你坑我不浅如果我活着出去的话你就给我等着吧!

……好、好像知道了这家店没有差评的原因了呢。



“别急嘛。”sans依旧无所事事地站在一旁,“来,冷静下来,毕竟——”
他闭上了一只眼睛(鬼知道他怎么闭上的,不鬼不知道),说:“心静自然凉。”
The da** it holy sh** burn in hell you dirty muther fu**.
Fun you!I say fun you!

好吧,这只是开玩笑…虽然这个玩笑让某人有些抓狂。
于是等到Frisk转过头想去继续想办法解决他搞出的森林火灾的雏形,他所看到的就是某骨用他的方式搞定了这个问题。

如果解决不了问题,那就把提出问题的人解决掉。
同理,如果解决不了火焰,(柯南破案bgm)(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做出某垃圾父亲的严肃样)那就把生出火焰的源头解决掉。
GB炮,为您解决问题之源,现在买一送一哦亲。买一送一哦亲。亲。

……以上是福某人目睹到整齐地出现在桌子及相连地地板上的圆形空洞后萌生出的脑内弹幕。MTT的性感金属声带回音的那种。
他张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最后,他问:

“你想过……Toriel回来后会…怎么样么?”






“我错了。”x2
两人罚站中。
插着腰的家长x2:“说一说自己哪里错了!”

“我不该试图把蛋糕上的奶油改成涂了白漆的纸板并在被发现后企图用火柴毁尸灭迹……但是火烧的那么大也有这家伙光看着不管的错!要是他帮忙最起码地板能救下来!”
“我不该不去找来其他的灭火器而是直接把火焰消灭……但是把火整出来还没办法解决的可是这小子。我只是处理问题的方法粗暴了一些。”

“磅!”x2
“还找借口!给我站到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为止!”
“SANS,你需要在该勤快的时候不犯懒!和Frisk一起罚站!”
两人头顶水桶罚站中。

等到家长走了后,两个人开始了拌嘴。
“你闲得没事为什么用武器!你又不是不知道它的威力!”
“说的好像不轰掉它们还能用似的。小子,今天这事百分之八十可都是你的错,我是受牵连的。”sans耸耸肩,无所谓似的继续说,“我现在站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papyrus而已,要是认真纠起来我可根本没犯什么错。”
“……你见火不救。”
“那是因为哥很cool。”
“…………来打一架!给我用上你全部的实力!我今天非要让你知道人怪大战为什么人类是胜利的一方!”
“你要是读档我就轰了你的[ITEM]”
“………………”
令人智熄的沉默。

“Sans.”
“哎。”
“*……”
“我们这是全年龄向小说。”



“屋内,欢声笑语。
屋外,寒气透骨。
啊,这冰冷的风,这纷飞的雪,它直接渗入到我的血肉之中,而我却不感到丝毫寒冷,因为此时,我的心,更加冰冷……”(咬手绢哭泣)
“你不觉得冷是因为现在是夏天。”
“……Sans,你不感觉我们需要开启一个名为正剧的受人宠爱的至关重要的东西么?”
到底是谁一直在小剧场啊。sans用眼窝控诉这人的不靠谱。

“在此之前,你今天是想干什么?”
“……”
Frisk沉默了。
许久,他脸上的表情难得的变为了严肃,他张口回答:
“我在测试。”
“嗯,测试什么?”sans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测试‘剧情’的变化程度。”
“……你应该也发现了。在大基础不变的情况下,每个人会做出什么事都是可预测的。蝴蝶效应并没有发生,反而发生的像是…”
“世界线在修补‘错误’……虽然我并不认为这是错误。”

“在地底的时候你就看出来了吧。”
“是的…无论我之前做了什么,Toriel一定会在门前阻止我出去,Papyrus一定会在那个位置等待我前来,Undyne一定会在上方监视并发现我的动静、之后退去,MK一定会在那里与我同行……太多太多了。”
“哪怕在此之前杀了人也不会改变。”sans闭上了眼。
“也不会改变。”

Frisk罕见地睁开眼,凝视…不,更接近于俯视地看向已经比他要矮的sans。
“哪怕出现了火灾,我们被罚站,这场小型聚会也会开始。而上次我们在路上耽误,同样没有赶上它的开始……”

“FRISK!SANS!TORIEL说你们可以进来了!”
Frisk压低了声音说:“并在此时到达。”
sans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用近乎叹息的轻微声音同时说到:“并在此时到达。”

他们取下水桶,互相对视了一眼,点了下头,sans便应声答道:“来了。”
“会不会像在地底一样,最后的结局虽有细微的不同,但大体上仍无法改变?”
“……i dont now”
“……走吧。”

如果确实无法改变…那最起码,现在还可以一起欢笑。Frisk这么想着。
而同时,sans注视着他思考。
frisk不应该在此认命。

无论如何,现在是欢笑的时刻。






背后传来的是Toriel似乎看透了一切的暧昧眼神与Papyrus毫无察觉的纯洁目光。虽然浑身上下写满了不适应和尴尬,Frisk还是压低了声音对sans说:“今晚我们一起睡。”
“……我还是黄花大‘骨’女,你不能这么做。”sans双臂紧抱自己警惕状。
“我是要和你在晚上说事情!你个骨脑子都在想什么!”Frisk崩溃地大喊出来。
“昨天你调情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然后全场都投过来了‘我懂我懂我们都懂年轻真好’的视线。

主啊,让我死吧。除了Papyrus这世上的全部都无比污秽,神的使者啊,伟大的Papyrus,请您净化这世间的一切……
“FRISK!这个SANS就拜托你照顾了!”迎着Frisk期待的目光,Papyrus毫无说出的话到底听上去有多么暧昧的自觉。
……太纯洁也不是好事啊。停停停爹您是我亲爹别拔刀,三叉戟也别拔,我不会受欺负的,唉等等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您别想歪,不是我一点也不想知道您要嘱咐我什么人类和怪物有生殖隔离呸我什么都没说您别要带我去买东西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出门右拐的便利店门口会卖什么东西求求您了别管了……

“你在做什么?”
“知乎一下有没有‘在讲正经事却被认为是在开玩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道题…我要答题……(咳血)”
“……”mdzz



最后他们还是乖乖地一起走了。
“哼哼哼…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怪物哟,你已经触发了这诅咒之宅的对外防御系统!以我Frisk之名于此宣告,吾辈将在此命令此地沉降千年的恶之花以你血肉为引绽放,荆棘之藤将缠绕你足,腐肉之叶将环抱你身!”
“呃,所以…”Frisk的眼神游移不定,“在我发出指令之前,你无法行动!渺小之人啊,从今日起你将变为我——万物绝世之子的附庸!”

sans直径走到离门口最近的沙发上坐下。“说吧,你的想法。”
“……说好的一起玩耍呢??”
“你是打算去找到那朵花?”
“……没错。As…Flowey它是我知道的唯一还存活于世的确认曾拥有过决心力量的…个体。我知道你不信任它,在没有灵魂的情况下人干出什么都不奇怪,但是我认为,它的帮助是必须的。”

sans叹气。“你不必征求我的同意的。……你一直都在努力做出正确的选择,不是么?”
他没有说孩子。
“……”



我需要他。Frisk想。
光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找出那个正确的答案的。我需要他。…但是,他并没有这份力量。
他没再回话,而是微低下头,垂眼看向自己出了一层薄汗的手掌。
他没有这份力量…决心的力量。所以他没有必要也不应该承担这份责任…但是,但是……

“我会帮你的。”
Frisk猛地抬起头。他看见sans还是一如既往地那么笑着,这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心。
“你所不及的地方,我会帮助你补齐。走个捷径,捉住那家伙之类的。在其他方面我可就没办法了。如何?愿不愿意带上我这个累赘的老骨头啊?”
“噗。”Frisk不禁笑出声,“别装了,你一点也不老好么。”

他直视着sans。
“我需要你。和我在一起吧。”
“……当然。”



察觉到迷之歧义后虽然害羞但是又想占一下这个便宜的二人的心情,在此不予描写。

“那么,我事先说明!”
双臂交叉在一起,Frisk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和你一起睡,只不过是需要你帮我记住梦的细节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一点的意思!不要误会!我是大家的情人,不会专门为了你而要求一起睡觉!永远不会!”
……虽然有些越描越黑的感觉吧。

sans并没有打算用“为什么独居的你房间里却是双人床”“为什么适合我的睡衣你这里有准备”“所以你到底是不是扶他(划掉)”等问题使他难堪。
而后,观众老爷们最喜欢的同床共枕没有嘿嘿嘿情节,我们这是全年龄向小说。






深夜。
Frisk睁开眼睛。
睡、睡不着QAQ。
脑内各种需要打上码的弹幕以及富有严谨生物知识的弹幕飞速飘过。向来三秒睡的Frisk他…失眠了。
好吧,其实这个也不能怪他不是么?

借着月光,Frisk仔细看躺在他对面sans的脸。
…这个眼睛到底是怎么闭上的啊……没有鼻子,他需要呼吸么?……没有嘴唇耶,直接碰上牙齿会不会疼……他应该也没有舌头吧?……既然可以闭上眼睛,那他的脸到底是硬的还是软的呢……?
……好在意。在意的睡不着觉。……他,应该睡着了吧?
Frisk的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摸一摸…不会被发现的吧……?
脸上挂着的笑容越来越大,几乎要克制不住地笑出声来的某人偷偷摸摸地缓缓抽出手来,呼吸声被刻意地放轻,心跳声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快,似乎要跳出来一样。
…戳、戳到了!是硬的…这奇妙的触感…
那么为什么眼睛会闭上呢……偷偷摸一下他的眼眶,应、应该也没关系吧……?
摸。
摸、摸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我不洗手了!哎嘿嘿他大概是睡熟了我可以为所欲为了嘿嘿嘿嘿/////
“咕咚。”他用很大的声音咽了下口水,偷偷脑内编排接下来要继续尝试触碰的部位。

……怎么有光?



sans把Frisk举到半空的手打下来,用变换着蓝黄两色光芒的眼睛威胁:“睡觉。”
而Frisk…相当没本事地立刻怂成一团,用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蒙地严严实实不露出一点身体部位。
啊啊啊啊被发现了他是什么时候醒的啊QAQ!
…大概不知道我之前干了些什么,吧?
……………QAQ!

**。继续闭上眼睛,sans在心底暗骂。
……然后脸蓝成一片。幸好对面的某人看不到呢,骨头先生。
内心暗爽的话就说出来啊(笑)有本事让他继续摸下去不*啊闷骚君(笑)

无论如何,晚安啦。








←←←←←←







我讨厌码格式……

评论(6)
热度(28)
©時-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