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伶伶

因为太喜欢fellswap了所以文风有稍微的模仿
是万恶的通吃党
最喜欢帕衫
但是只要带感就不在意其他的
理论上不接受黑帕与黑人类孩子们
↑但是合理的话其实可以勉强接受
坑品极差
沉迷发刀
请谨慎关注
话废
梦想是写出让大家哭都哭不出来的作品。

无题

“就好比,粉色的兔子实际上是一只被丢弃到垃圾场的拖鞋,而它最爱的胡萝卜则是路过的人无意中的火焰魔法。”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这并不会影响他们间的爱意,尽管这意味着他们在存在的时候仅仅能见面一次,但是难道爱是会因为时间而减少的么?并不是这样的。”
“所以也许你也可以来参加这一次的旅行。”

——

帕派瑞斯想要去旅行。
这并不是因为他看到别人去旅行或者其他什么,而是伟大的帕派瑞斯应该走遍全天下,尽管他最多也只能走遍地底。
杉斯对此无条件支持,除了“杉斯!你也应该和我一起去!”

“兄弟,我还要替你完成守卫的任务……我是说,万一来了一个人类呢?”
伟大的帕派瑞斯并不会被他糊弄过去:“我已经拜托了狗夫妇并且告诉了你!现在!拿上你的包裹!跟!我!走!”
gg.

*杉斯试图绝地求生。
*帕派瑞斯使用了“伟大的帕派瑞斯必备机智的眼神”
*-999999999
*杉斯打出了gg

“……我猜我想去烤尔比了,你想要些……”
“没门。”

电子越迁,温度提高,光子四散……但是这些都不是魔法的火焰。
当一个怪物闭上眼睛时,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灵魂的温度与周围魔法的存在。那个始终在轻轻跃动,有着亮橙色光芒的魔法就是火焰。
说到底,怪物的火与人类的火,完完全全就是两种东西。

“许愿室!我超爱这里的!”
帕派瑞斯兴奋地跳起来,随后他扭过头看向自己已经头骨冒汗的兄弟提议:“我们何不许个愿呢?”
“好主意,兄弟。”杉斯感觉自己的腿骨已经没有知觉了,“那么,你想许什么愿呢?”
“嗯……这次,我让你先!伟大的帕派瑞斯将第一次许愿的荣耀交给你!”
杉斯苦哈哈地笑了下,低头思索。“感谢您的慷慨呀。那么……”
他仰头看向虚假的星空。
“我希望可以吃上个烤尔比的汉堡。”
“杉斯!我再说一遍,我讨厌油腻的场地!而且那个汉堡明明不好吃!”
“嘿,兄弟。”杉斯摆摆手,“无论如何,轮到你了。”
“我的愿望很简单!”
帕派瑞斯同样仰头看向明亮的星空。
“那就是,我希望可以和我的兄弟永远在一起!尽管他又懒又糟蹋,需要人照顾,但是我还是愿意和他一直在一起,并且,”
他的脸颊微红:“看,它实现了!”

永远……到底是什么呢?
从出生到死亡,漫长而又短暂的路途,这一定不是永恒,对一个生命来说,这却是永远。
遥远的恒星始终闪亮,岩浆在地底缓缓流淌,无数的光芒最终被黑暗吞噬……不是,这些都不是永远。
……永远不是么?
也许只有尘埃随着微风飘遍地下世界,才可以被称为永恒吧。

垃圾场的腐烂蔬果带来浓郁的臭味,并在齐腰的污水中升华变为一种可以让呼吸正常的生物直上云霄的似乎自带绿色的臭。
这并不影响兄弟两个,无论怎么说,他们可是骷髅啊。
而且怪物这种生物似乎先天的就容易忽视对他们来说不良的东西,包括腐烂的食物,肮脏的环境,难测的人心。
“我很想继续寻找是否有人类们的东西……但是,不是现在!”
“伟大的帕派瑞斯不会被这一片迷人的未知诱惑!”
“哇哦,我猜那个是在人类社会被称为骨骼的东西。”
“……杉斯。”
“咋啦,兄弟?”
“骨骼是什么???”
“哦,简单来说,就是你。”
“可是他们不会动,也没有我这样发达的肱二头肌!”
“啊。所以它们是骨骼而不是骷髅。”
“所以他们是我又不是我???”
“不仅如此,而是怪物认为它们是你但又不是你,人类认为你是动起来的它们。”
“??????”
“嘿,别困扰这个了。”
故意把自己弟弟搞混乱的杉斯撇了眼已经大半被微生物腐蚀露出森森白骨的尸体,乐呵呵地拍拍帕派瑞斯的腰部——因为他拍不到肩。
“前方还有更好的景色呢,别被这一片未知诱惑了。”
“伟大的帕派瑞斯不会被诱惑!”
“好好好。”

对于怪物来说,死亡更像是一场梦境的结束,而并非另一场旅途的开始。
这可能是因为躯体消失而带来的道德上的淡漠感,或者灵魂破碎的虚无结局,他们甚至感受不到其余生物的死亡,只因为死亡对他们来说就是彻底破灭。
其他生物却在死后仍可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
这就是为什么杉斯只养宠物石头。

存稿丢了两次,心态崩了,有心情再写吧。

评论(3)
热度(44)
©阿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