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伶伶

因为太喜欢fellswap了所以文风有稍微的模仿
是万恶的通吃党
最喜欢帕衫
但是只要带感就不在意其他的
理论上不接受黑帕与黑人类孩子们
↑但是合理的话其实可以勉强接受
坑品极差
沉迷发刀
请谨慎关注
话废
梦想是写出让大家哭都哭不出来的作品。

七夜谈——第二夜


cp:sfs,攻受无差
pe后
ooc!ooc!ooc!
我…我就想让他俩“打出血后再舌吻”……sans比一般同人中显得年轻,Frisk显得年长……也许互损吧
鬼知道算不算的双向单箭头

OK?

→→→→→→

火焰。
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明明蜡烛也好,火柴也好,都是我先(买)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为什么你燃烧得这么熟练呢,你都燃烧过多少次了啊!

好吧这还是第一次。虽然并不值得为此高兴。大家好我还是你们爱的主角Frisk,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来,让我们一起用心去感受这火焰的温度,这是光芒,是决心的热量,是爱的颜色!
……糟糕了搞砸了怎么灭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子,你看上去有点…着...

【sfs】七夜谈——第一夜


cp:sfs,攻受无差,性向无差
pe后
ooc!ooc!ooc!
互损组(。
双向单箭头…大概
(不要相信开头,这一点也不严肃)

OK?

→→→→→→

他也曾想要尖叫。

在自己黑暗的房间里看着虚空,似乎一切的一切都要消失。努力毫无价值。有什么在隐隐作痛,尽管没有心脏,但还是感觉心中有所空缺。内心的痛苦、恐惧、愤怒、悲哀,像黑泥一般的负面情绪想要随着大喊发泄出来,想要顺着伤口流出来。

不过,太过弱小以至于造出伤口的话就代表着死亡。不能死。
那就喊出来。

但是,不能够引起别人的注意。因此声音就留在了喉咙,张大的嘴巴发出一股气音,眼睛眯起来什么也看不到,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压住身体的东西似乎跑出去...

©阿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